星洲日报,养生,专题,抗生素

滥用抗生素 催生抗药性细菌

早前科学家发出警告,一种具有超级抗药性的“超级疟疾细菌”,已经从柬埔寨传入东南亚各国,包括越南、泰国、老挝、缅甸,对当地防治疟疾工作造成打击。

据报道,这种超级细菌沿着湄公河传播。研究员指出,高达60%病例都无法抑制,将对全人类健康构成严重威胁。

虽然目前只是在东南亚地区传播,但科学家担心它将迅速蔓延至疟疾重灾区非洲。更早之前,全球爆发毒鸡蛋风波,从欧洲延烧至亚洲,源头是发现鸡蛋含芬普尼(Fipronil)农药。这两宗个案看似没有关系,但殊途同归的是,最终所引发的细菌抗药性灾难。

抗生素被滥用
救命药 变 致命药

近年来,畜牧业或农业过度使用农药所衍生的食品安全问题已经不是新鲜事,或许被揭发的只是冰山一角,但至少还是有标準可遵循。

不过,另一种同样大量用在畜牧业与农业的抗菌药物,却似乎没有被人看到其背后的严重性,那就是农用抗生素(agricultural antibiotics)。

大部分人或许认为,使用抗生素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人生病的时候医生也会给抗生素,帮助病人早日康复。
但不当的使用抗生素或过量食用抗生素,只会造成物极必反的效果,产生抗生素耐药性或抗药性,也就是细菌对抗生素有了抵抗力,转变为超级细菌。

再往深一层延伸,如果任何抗生素都无法在一个人身上产生杀菌作用,一旦他只是感染上普通的细菌,也会出现严重后果,甚至死亡,因为已经没有任何抗生素可以帮助他抵抗细菌。

抗生素是在20世纪所发明的一种特效药,这百年间药剂公司研发出各种不同的抗生素,对抗各种细菌。但如今抗生素的应用,已经不限於人类身上,动物,甚至植物也都用上。

不同的是,畜牧业、水产养殖业到农业使用抗生素除了是抵抗细菌之外,还有加速动物与农作物生长周期,从添加到饲料、水产业的水中到农业直接注射到果树,以更快取得收成,获取更多利润。

食物链与环境链的环环相扣

这对人类有什么影响?看似没有影响,但是食物链与环境链的环环相扣,最终这些抗药性反应会因为我们食用肉类、水源、植物而回馈到人类身上,如此一来,即使我们没有服用过量或不当使用抗生素,也会产生抗生素抗药性反应,这样的循环大家是否看出来了?

再者,抗生素是一种药物,其作用是杀死细菌,但无法对受病毒感染的病人发挥作用,也就是说,若病人是因为感染病毒而生病,如感染伤风或流感这类病毒所得的疾病,抗生素是无效的,所以病人不要以为一生病就要求医生给抗生素,滥用抗生素的后果就会产生抗药性问题。

无论是农业、畜牧业大量使用抗生素,或人类滥用抗生素问题,已经到达警戒线,细菌对抗生素的抗药性,已经让细菌变成超级细菌,潜伏在人体内无法消灭,只要一个药引就会爆发成难治疾病。

美国一份报告指出,估计到2030年,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及南非用在动物的抗菌药消费将会激增99%,人类则会增加13%。

细菌对抗生素 会产生抗药性

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中心纳米材料功能主任安妮拉塞登博士表示,抗生素的滥用,已经促使细菌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加上医生动辄就给病人服用抗生素,甚至病人自己要求或私自购买抗生素服用,使到抗药性问题发展至一个严重地步,科学家甚至估计到了2050年,全球大量人口会死于细菌感染、癌症及其他疾病,因为已经没有抗生素可以服用。

然而,大众对抗药性问题的无知,却令人感到担心,因此安妮拉认为,如今最迫切的就是要加强大众对抗药性的觉知,从大众、畜牧业、农业业者、医生到制药公司,应对科学家所预言的2050年细菌大灾难。

她坦言,大众对抗生素的了解的确不足,不光是亚洲,即使英国也一样,无论是细菌感染或病毒感染所引起的疾病,人们都依赖抗生素,没有察觉抗生素对病毒无效后所产生的抗药性问题。

“有时就连普通医生(GP)从表征也无法分辨病人是受细菌还是病毒感染,就一律给抗生素服用。若要辨別是哪一种感染,验血是唯一确定方法,但普遍上不是严重疾病,医生都不会给病人验血鉴定。

安妮拉
安妮拉对当今抗生素被大量使用,错误使用的现象感到担心,最终人类可能会因为体内的抗药性细菌而落得没有抗生素可以使用的困境。

 

抗生素疗程  一旦开始就必须吃完

我们要做一个精明的病人,当医生认为你不需要吃抗生素,或没有给处方抗生素时,不要觉得这个医生好像不尽责,没有给什么药就让回家休息,病自然会痊愈,而要求医生给抗生素。

“但是医生让我们服用抗生素时,就必须根据医嘱吃完,因为抗生素是一个疗程,一旦开始后就必须吃完,不要觉得病情已经好转了,不需要再吃药,这会弄巧反拙,因为当细菌即将要被纤灭时,攻击突然中断了,幸存的细菌就会一直潜伏在体内,伺机而起。以后若遇上相同的细菌就会结合起来,加上潜伏的细菌之前已经接触过抗生素,可能产生了抗药性,就会把抗药性分享给新细菌,形成更强大的细菌种子。”

她举例,在欧洲民众可以根据医生给的处方笺买抗生素,所以有人甚至会“囤货”以备不时之需。其实,并非所有病都可以服用抗生素,而且剂量与方法也不是每次都一样,错误使用同样也会导致抗药性问题产生。

“亚洲的流行性感冒,是一种病毒性感染,抗生素是没有疗效的。若持续的吃抗生素而产生抗药性,当因为割伤而导致细菌感染时,抗药性反应令抗生素无法发挥作用,细菌就会渗入血液,甚至可以在24小时内因为败血症而死亡。”

“如老人经常感染的鼻病毒(Rhinovirus),若病人有严重的抗药性问题,是不会出现症状,再加上有癌症或其他严重疾病,就会带来可怕后果。所以教育民众是非常重要,不要随便服用抗生素,否则到了2050年,我们将会面临抗药性灾难,回到以前还没有发明抗生素的年代,所不同的是,现在纵有众多抗生素,但却没有一种可用。”

乱服用抗生素 把良菌也杀死

安妮拉认为,目前验血确诊还不是普遍确诊方法,因此科学家有必要发明更简单、直接的确诊方法,才能对症下药。

她提醒,人体是需要一些细菌,如良菌。但若胡乱服用抗生素,把良菌也杀死,反之顽强的细菌却因为产生了抗药性,残存在体内,然后不断复制,人类又通过不同接触把细菌传播给人或动物,只会使到更多生物受感染。

针对抗药性问题,安妮拉特地来到马来西亚,与玛拉科技大学化学工程系高级讲师陈慧玲进行一项抗菌性研究,希望研究出取代抗生素的第二选择。

安妮拉表示,除了病人自己服用的抗生素之外,生活环境与食物链都充满着抗生素的污染,从农药到畜牧业都有使用抗生素,帮助动物与植物对抗细菌,尤其是畜牧业把抗生素混入饲料,如中国畜牧业每年抗生素使用量是1万2000吨。

她也曾在泰国亲眼目睹农夫把抗生素直接注射到树干及果实里,避免受细菌感染影响收成。

她表示,动物使用的抗生素与人类是相同的,因此同样会因为吃了不需要的抗生素而产生抗药性反应,加上亚洲的畜牧业因为缺乏监督,所以滥用抗生素情况是一大问题。

“近15年来,已经很少有新的抗生素研发出来,原因是研发费用很高,现在的抗生素也很便宜。有统计显示,在进入全球化时代后,细菌更容易经由人传播开去,如果出现超强细菌而引发的流行性疾病时,很快就全球流通,陷入无法控制的境地。”

所以,她建议民众,保持个人基本卫生习惯是防御细菌的防线。再者,避免让抗生素渗入大自然环境中,如倒入马桶冲掉,最终又是回到大海,令海洋生物同样产生抗药性,人类又使用海鲜,所以最终承受的还是人类本身。

“这不是危言耸听,在泰国已经有研究显示水源受到污染,进而令生物产生抗药性反应。”


有抗药性反应民众 越来越多

陈慧玲表示,抗生素滥用问题不是个人,而是整个社会一环扣一环,从个人、家庭、医生、业者、滥用抗生素将需要付出更高且不必要的治疗费用。

她直言,大马人对抗药性的意识还是很低,分不清细菌感染还是病毒感染。前者是需要用抗生素,后者是要用病人本身的免疫系统来抵抗。

“无可否认,细菌种类的确是比病毒多,容易与病毒混淆,例如流感,是有很多原因,但大部分都是病毒导致,如常发的H1N5,一些患者也会有喉咙痛症状,而喉咙痛则是细菌导致,所以医生必须分辨是哪一种感染。”

一份有关马来西亚人抗药性的研究报告显示,大马人自2004年起,有抗药性反应的民众越来越多,这现象反映了抗生素已经不再起作用。

该项研究也指出,儿童及老人因为抗药性问题,导致免疫系统下降,容易感染各种疾病。

陈慧玲表示,目前我们只有垃圾分类,但却没有教导人民吃不完或过期药物要怎么处理,民众一般都是丟到垃圾桶,与普通垃圾一起送到土埋场,然后药性就会渗透到土壤,再被植物吸收,最后又被人类吃回。

因此,她建议政府从学校做起,从小教育学生正确处理药物的方法,如吃剩的药物不要与垃圾一起处理,必须送回诊所或医院处理。通过教育,让孩子告诉家长,避免这种情况恶化下去。

陈慧玲
陈慧玲目前在玛拉工艺大学做抗生素抗药性研究,希望可以找出替代抗生素的杀菌元素。

 

抗生素抗药性反应如何散播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必要仍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 ‧ 报道:本刊 张露华 ‧ 2017.10.06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