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发烧48小时应求诊 一滴血确认骨痛热症





图:美联社、法新社


医句话:
骨痛热症轻则引起发烧、头疼等症状,重则出现并发症乃至丧命。大多患者在看医生后,无需入院,只需在家休养即可。不过,一旦出现警示征兆,譬如持续性呕吐、腹部胀痛、全身疲乏或呼吸困难等,意味着可能发展至登革热重症,那就必须立即送院治疗。


“在马来西亚,骨痛热症是最常见引起发烧的病因之一,因此若持续发烧48小时,应主动看医生要求检验。诊所一般也会备有快速筛检试剂盒(rapid test kid),只需一滴血便能像查看验孕棒上的线条,确认是否患上骨痛热症。

骨痛热症是由登革病毒(dengue virus)引起,经蚊媒叮咬传播的传染病,病发可分为3个阶段:发烧期(febrile phase)、关键期(critical phase)和康复期(recovery phase)。由于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并非所有人都会进入第二阶段的关键期(病发第四至第七天),只有约10%的高风险群(如肥胖或糖尿病)的几率较大。

大多数的骨痛热症患者症状轻微,无需入院接受治疗,只需服用退烧药、充分休息和补充水分,定时进行血液分析,并观察血小板水平。虽然医生嘱咐回家休息即可,部分患者心中难免惴惴不安,担心病情会否突然恶化,却又不知道在什么情况下该立即前往医院。

其实,发高烧(超过2天)、骨头、肌肉、关节或头疼等属于骨痛热症典型症状,也就是说患者身上出现这些症状是正常的。不过,若是出现以下发生在关键期的警示征兆(warning sign),须马上到医院:
●持续性呕吐或一日内呕吐超过3次
●腹部疼痛或肿胀
●身体任何部位出血(例如牙龈出血)
●全身疲乏,尤其是从躺或坐的姿势站起来时头晕。
●呼吸困难



 


无特效药  仅对症治疗

一旦患者出现警示征兆,便意味着有可能发展成登革热重症(severe dengue),造成肺积水、血压降低、出血或器官衰竭等严重后果,需要及时给予治疗。

以往在临床上会将骨痛热症分类为无特异性发烧(undifferentiated fever)、典型登革热(dengue fever)和登革出血热(dengue hemorrhagic fever),但现在不再采用这些词汇了。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我们将骨痛热症的临床表现分为3组:登革热(dengue)、出现警示征兆的登革热(dengue with warning signs)和登革热重症(severe dengue)。新型分类法除了能够让医生更快速有效地评估病人,也能让大众更容易明白,当自己身上出现某些特别的状况时,若属于警示征兆的一种,就不应该再等待,以免延误治疗。

在没有骨痛热症的特效药,只能进行支持性疗法(symptomatic treatment)的状况下,预防仍胜于治疗,毕竟谁也无法肯定自己患病后究竟会属轻微或严重。虽然我们常说某些人士为高风险人群,但我也看过年轻健壮的人发展至登革热重症,甚至因此死亡。因此,大众千万别掉以轻心,若发烧48小时不退,应立即去医院求诊。


病毒攻击血管致“破洞”

登革病毒由黑斑蚊属的蚊子传播,主要是埃及斑蚊(Aedes aegypti)和白线斑蚊(Aedes albopictus),在叮咬过程中病毒会随病媒蚊的唾液进入人体,因而触发免疫反应,譬如发烧、疼痛或不适等。因此大众也需注意,不要总在发烧时自行服用抗生素,因为抗生素对病毒是无效的。

一旦出现警示征兆,患者需住院输液(俗称‘吊水’)。医生会数次验血,以血浓度、血小板水平、患者吃喝与排尿的次数决定输液量和时间,据观察大部分的人在输液后便能痊愈。

输液是为了处理主要在关键期出现的毛细血管血浆渗透(capillary plasma leakage),这也是登革热重症的主要病理标志(hallmark)。患者可能会出现血容量降低(hypovelomia)和血液浓缩(hemoconcentration)等症状,因此给予输液以补充水分十分重要。

这是因为登革病毒攻击血管令其渗透性(vascular permeability)增加,导致血浆和液体渗漏至组织间隙,引起呼吸急促、腹部肿胀、作呕或严重呕吐、腹部疼痛等症状。就好像血管‘破洞’一样,当血浆和液体流入肺部或腹腔,会形成积水。一旦血浆过度渗透,患者可能会四肢冰冷和血压下降,若不及时治疗,可能导致休克、器官衰竭或丧命。


 

20200815_Dengue02
(图:法新社)


毒蚊每个月夺15人命

自2019年1月至12月28日,大马总共出现13万101宗骨痛热症病例,死亡人数达174人。卫生部全国危机准备及应对中心(Crisis Preparedness and Response Centre)数据显示,自2019年12月29日至2020年7月11日,我国总共累计了5万8645宗骨痛热症病例,造成96人死亡,过半发生在雪隆地区。

虽然国人对骨痛热症并不陌生,但病例数字仍不少,平均每个月有15个死亡案例。或许有人认为,这些数字比起COVID-19在其他国家的死亡率来说,不算很高。不过大家别忘了,相比起人传人的传染病,骨痛热症十分容易就能预防。我们都知晓蚊子是传播媒介,那么将它们可能滋生的地方清理干净,消灭了蚊子,骨痛热症也会随之消失。

遗憾的是,我们仍有如此多的骨痛热症病例,即便死亡人数相比COVID-19再少,他们仍是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骨痛热症可以影响任何人,无论年幼老少、身体强壮与否或男女都有风险。

kita jaga kita 免成为受害者
数年前我曾遇见一名女患者,在1个月前才刚刚诞下孩子,因登革热重症而被送入加护病房抢救,数天后仍不幸离世。我想带出的讯息是,她是一名新生儿的妈妈、一名妻子、一对父母的孩子,因为骨痛热症,令孩子刚出生就失去了母亲,家人因此失去了一名亲人。

其实这些都是可以避免的,只是大众总觉得控制骨痛热症是政府的责任。其实就好比COVID-19,如果政府实施了行动管制令,但人民都不遵守,病例也无法降下来。同样的道理,就算政府针对骨痛热症实施了许多条规,若人们不守望相助(kita jaga kita),不配合清理家园的话,单凭政府是无法控制好的。

我们能够成功控制COVID-19,那么骨痛热症一定也可以,只是希望大家也能像关心前者一样,多多注意和预防骨痛热症,每日抽出10分钟清除可能积水的容器,防止黑斑蚊滋生,避免自己或家人成为骨痛热症的‘受害者’。”


骨痛热症3问:康复后非对所有类型免疫

问1:人体会对骨痛热症免疫吗?
答:登革病毒可分为4个血清型(DENV-1至4),埃及斑蚊或白线斑蚊都可传播任何一种,大马每一年循环的主要血清型都不一样。

骨痛热症病情之严重程度,需视病毒因子(viral factor)和宿主因子(host factor)的综合情况。前者的概念是当一个人感染了某种血清型(如DENV-1)的登革病毒,痊愈后会对该血清型的病毒有终身免疫能力。不过,若他二度感染到不同型的登革病毒时(如DENV-2),发展成登革热重症的风险会更高,意味着更危险。
至于宿主因子则是一些高风险人群,譬如肥胖、免疫功能低下和患有潜在疾病如糖尿病者。这并不是指他们更容易患上骨痛热症,而是感染后更容易引发并发症。

问2:让政府经常喷雾(fogging)灭蚊,是否就能预防骨痛热症?
答:不,这只能暂时性的抑制蚊子滋生而已,若环境条件合适,蚊子还是会“卷土重来”。最重要的仍是维持居家环境卫生,清理蚊子的繁殖温床,特别是会积水的人造器皿、水盆或花盆等。就算只积了浅浅一层的水,蚊子也能够繁殖。

换言之,骨痛热症有多少宗,其实就代表了该地区环境的干净程度。住家环境越肮脏,病例自然会越多,死亡病例也会增加。大众应谨记,就算你健康年轻,骨痛热症仍可致死,所以不要忽视或抱着无所谓的心态。

问3:大众也可能在住家之外的地方被蚊子叮咬,那该如何预防?
答:若需要到蚊子较多的地方,譬如橡胶园、森林或公园等,就需要做好防蚊措施。此外,黑斑蚊喜欢在环境变化,譬如黄昏或清晨时出没,若需此时若出门,可穿上长袖衣裤和袜子,此外也要避开容易吸引蚊子的深色衣物。


 

20200815_DrLim
林嘉泉医生(Lim Kah Chuan)
雪兰莪双溪毛糯医院传染病内科医生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杨倩妮.2020.08.15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