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当前 情绪更添乱 卫生部:去年1080人自残

医句话:

根据2019年国家健康和病发率调查,大约50万名16岁及以上的国人患有忧郁症。此外,卫生部的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12月期间,卫生部医院收治了1080宗自残病例。

“COVID-19让所有国家都大吃一惊,没有一个国家幸免于难。世界各地的医疗保健系统被迫团结起来以应对激增的传染病住院病例。但正如我们所了解的,当资源用于避免国家灾难,自然而然就会偏离整体健康方案。

因此,当我们走出这个急性期并开始迈向新常态时,我们还是需要满足患者非紧急医疗保健服务的需求,尤其是精神健康服务方面。

精神问题全球上升达70%

当我们正在经历这场全球危机时,另一个隐藏的流行病已经浮出水面,这就是精神健康大流行。世界各国都不能幸免于COVID-19对其人民情绪和心理健康的影响,精神健康问题在世界各地的医疗机构都呈上升趋势,服务需求增加了37%至70%。在疫情之前的精神病患候诊名单,随着疫情爆发,情绪病更显普遍,名单因而拉得更长。

在马来西亚,根据2019年国家健康和病发率调查,大约50万名16岁及以上国人患有忧郁症。此外,卫生部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12月期间,卫生部医院收治了1080宗自残病例。

与此同时,马来西亚皇家警察(PDRM)公布了另一项统计数据,显示自杀人数从2019年的609起增加到2020年的631起,增加了2%。

自从疫情肆虐以来,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艰难的一年,随着我们不断经历的行动管制令,个人将面临社会孤立、不安全和不确定性,陷入悲惨事件的风险中,例如失去亲人、失业带来焦虑、忧郁和其他情绪挑战。

支援热线首半年接10万通电话

有许多人,包括了前线人员,努力应对着大流行,也需要在精神上需要情感支持,这些也反映在自年初以来建立的社会心理支援热线接获总数。卫生部-大马医药援助学会(KKM-MERCY Malaysia)、关爱热线(Talian KASIH)、大马伊斯兰发展局-社会和社区服务组关爱热线(Talian KSK-Care of JAKIM)在报告指出,社会心理支援热线在 2021年1月1日至5月21 日之间,接到超过10万通电话,其中91.2% 需要情感支持或是辅导。

来电者面临的问题包括失业、无来源收入、家庭矛盾、人际关系问题、歧视、隔离和在行管期间无法获得服务等。马来西亚心理健康协会 (MMHA)也发现,有压力相关问题的人增加了两倍多,和世界各地的数据不相伯仲。

对精神健康危机干预的需求的增加,已经揭露精神健康极需关注,它不再是仅次于其他疾病的健康问题。

临床催眠疗法获认可

我们需要全面的公共卫生大流行战略,以提供普及化筛检、反污名化运动和以健康公平为重点的精神健康护理服务,同时侧重于高危人群。此外,临床催眠疗法的重要性,尤其在医疗疾病的管理以及心理和社会心理问题的治疗中已得到认可。

催眠疗法并不是一门新学科,它于1892年获得英国医药协会的认可,此后为全球医学界所接受。在马来西亚,催眠疗法起源于1984年,在马来西亚临床催眠学会(Malaysian Society of Clinical Hypnosis)的支持下由国内医生‘带起来’。

2014年发布关于临床催眠疗法的重新定位报告得出结论,临床催眠疗法有潜能成为一种广泛传播的心理治疗干预 ,对医疗环境中的各种患者的多种结果产生重大的公共卫生影响。

马来西亚卫生部审核了2015年和 2019年有关临床催眠疗法的文献,并承认它在许多症状和情怳中的价值,特别是慢性和急性疼痛管理以及忧郁症和焦虑症的治疗。

-
拿督张志强医生(Chong Chee Kheong)
卫生部副总监(公共卫生事务)

远程医疗提供理想解决方案

当我们谈论精神健康护理时,COVID-19使我们有必要讨论远程医疗的可及性和价值。在这场危机中,远程医疗在精神健康护理中,提供了理想的解决方案。今天这场由英国临床催眠学会、亚太临床沟通与催眠学会以及马来西亚临床催眠学会联办的首届国际临床催眠治疗线上大会就是一个例子。因为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在经过一年的挑战后,依然可以轻松地聚在一起分享和相互学习在危机中遇到的心理健康问题。

COVID-19危机和全球大流行凸显了远程医疗的作用以及应用程序等数位工具如何在需要时提供护理。当面对面咨询变得不可能时,许多临床医生和他们的患者不得不求助于这些应用程序。

集实体及在线治疗于一体

精神健康服务需求的激增,将使原本已不堪重负的医疗保健系统逼向墙角,我们可以预期,数位解决方案将会再次被‘召唤’,以提供完整解决方案,并开发混合解决方案,将面对面和在线治疗,甚至以应用程序为基础的治疗相结合。

当然,这需要进一步努力和投资来确保成果有效且符合道德规范,其中一项要求是教导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实习专员和专科同僚,如何使用数位和移动技术来提供护理。

尽管仅靠培训可能无法立即解决当前的危机,但它确实打造了可以提供数位医疗及传统护理兼俱的专业人士。

善用科技 隔离期间不孤寂

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我鼓励人们考虑远程支援生活干预(例如从睡眠、体育锻炼和健康饮食)的潜在好处,它对患者的生活质量产生正面影响,降低健康负担成本。这种简单的干预在隔离或久坐不动作息期间尤为重要,人身距离以及自我隔离,已经使数百万人的生活方式受到破坏,而这些生活方式可能会对精神健康产生影响。

除了医疗保健服务和科技的重要性之外,也可以用科技去帮助我们度过这些充满挑战的时刻,我们应该善用社交媒体如视讯与朋友、家人、邻居相聚,尤其是因为隔离而极度感到孤独的人,我们或可通过科技来填补他的心灵空虚。

勿忘记医护及前线人员

公司也可以通过各种方法帮助员工管理精神健康。首先,他们可以教育员工,通过谈论心理健康,让大家知道在此类事件发生期间和之后会出现的心理健康症状。他们可以为员工提供精神健康资源,并在员工患病影响日常工作时获得帮助。

还有另一个群体,是我们不应该也不能忘记的,我说的是我们世界各地的医护人员和前线人员,由于COVID-19大流行,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抗疫,导致他们今天面临着严重心理困扰的风险,而其中最常见的是焦虑、忧郁、失眠、痛苦和创伤后压力症后群。”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梁盈秀.2021.06.16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