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脾气?故意刁难?失智不自觉 照护具挑战 顾人也要顾己 双方共好才能走下去

医句话:

失智症是指人的脑部出现了认知功能退化,但与其争论它是否疾病抑或人体老化的过程,不如把它视为一系列有别于正常老化症状的一种现象,很多时候患者并不自觉自己已在失智症的初期阶段,而照护者包括家属更以为患者在耍脾气或故意刁难,在这样一进一退的情况下,往往患者错失了可介入治疗的时机,唯有对失智症尤其是最为常见的阿兹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有更深的认识,才有望把病情带来的影响降到最低。

“一般上失智症(dementia)可分为两大类,即退化性以及血管性,而阿兹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属于前者,占失智症的70%,至于血管性失智症则包括了因某些疾病比如中风、血管阻塞、严重脑膜炎、细菌感染,甚至是营养不良如缺乏维生素B以及甲状腺功能低下等情况下所造成。

人的大脑中分成很多部分,分别掌管感官、记忆以及视觉等,而失智症的出现意味着这些功能开始出现退化,感官退化体现在反应变得迟钝或不灵活,至于记忆退化则有两部分,分别是短期记忆(short term memory或primary memory)以及长期记忆(long term memory)。

短期记忆退化的例子为早上做了什么,但到了下午就忘记了,而长期记忆退化则是指幼年时的出生地点或谁的生日,一般上失智症在初期阶段,患者首先会出现短期记忆的退化,而长期记忆会保留较久,可是到了严重阶段时,长期记忆也会出现退化;至于开始认不出家人则是视觉退化的一种症状,这是因着患者的瞳仁功能开始退化所致。

COVID-19恐令失智症增
那如何区别一个人究竟是失智症如阿兹海默症,抑或是单纯健忘呢?其实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失智症患者一般上是不自觉,更多是照护者如家属察觉他有些不对劲,之后陪伴一起咨询医生后,经过专业诊断后确认病情,至于那些自觉自己有不对劲,更多是自我要求高而已。

以阿兹海默症为例,在初期阶段除了以上所提及在生理方面的退化,患者的心理层面也会出现异常的情绪波动,比如感到紧张、更多的焦虑,之后更会有被迫害或变得疑心重,这些变化照护者都必须有所了解及关注。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估计,目前全球共有5000万名失智症患者,预计到了2030年会增加至7800万,至于代表全球100多个代表阿兹海默症与失智症协会的组织(Alzheimer's Disease International,ADI)则指出,COVID-19与阿兹海默症有很强的联系,这也包括了COVID-19后遗症(Long COVID)所带来的伤害,比如记性变差等。至于COVID-19是否导致失智症的数据暴增仍有待观察,目前尚言之过早。

以大马为例,阿兹海默症好发于60岁以上的长者,患者涵盖男女及各族群,但以女性居多,其中原因与女性寿命较长有关。

查ApoE遗传基因
至于在检测上,照护者除了通过上述提及患者的行为及症状上进行察觉之外,在医学上可进行脑部扫描或磁力共振造影(MRI),检测出患者是否有神经退化性疾病具特异性的脑萎缩形态,或者是通过验血方式来进行脂蛋白酶元E(Apolipoprotein E,ApoE)遗传基因检测。值得注意的是,若是出现两条4型ApoE遗传基因者,出现失智症的几率会很高,甚至还未到60岁亦会出现失智症的症状,建议早日进行部署或预防,但这类病例非常罕见。

脑神经内科(neurology)、精神科(psychiatric)以及老人医学科(geriatrics)的医生可诊断患者是否为失智症包括阿兹海默症,对于年龄超过65岁的长者可在老人医学科处获得所需咨询,至于低于65岁的患者只能咨询脑神经内科医生或者是精神科医生,之所以咨询精神科医生,是因为很多时候患者首先出现的改变就是在情绪方面,但在大马人民的思维中,前往咨询精神科医生会倍感压力而有所抗拒,不过庆幸的是近年来情况已不断改善中,如今也有患者在亲友陪同下咨询精神科医生。

另外,国内亦有一些非政府组织比如马来西亚阿兹海默症基金会(ADFM)为照护者提供援助,包括认识失智症、沟通技巧、协调和处理技能等,求助热线为03-7931 5850,在失智症尤其是阿兹海默症病例日益增加的同时,照护者更可通过交流,从而掌握好如何与患者共处以及照护技巧等。

了解本身极限 或寻求专业协助
那从医生角度可以给照护者那些劝告呢?首先我先建议照护者必须了解本身的极限,这是因为照顾阿兹海默症患者是一个漫长及不简单的过程,照护者必须顾好自己才可以去照顾好患者,因此适当时候寻求专业协助,包括咨询医生或专业照护如何更有效地照护患者是很重要的。

其次是照护者必须清楚了解阿兹海默症的起因及病情,因为很多时候患者所表现出的症状不管是情绪或生理方面,并非他们的本意,罹患此症更不是他们的错,同时照护者也要了解病情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症状,即轻度、中度以及重度,一般上一名患者从轻度到重度可达10年时间。

在与患者沟通上必须秉持同理心,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此外在每次沟通时必须直接讲重点,以及不要逆患者的意愿,尽可能以不同的方式来满足患者目的。

突然暴躁或发呆 症状两极化
曾有一个病例,一名女患者一直认为她每天必须买新衣,于是其丈夫特别准备了一个精美盒子,然后每天把衣服放在这盒子内,让妻子即患者每天都有‘新衣’目的得以达成。

不过阿兹海默症重度患者却可能会出现被害妄想症,患者会以为其家人想要谋取他的财物,因此对家人诸多防范,这也使到照护者倍感压力,通常这类情况医生会给予一些相关药物进行改善。

其实阿兹海默症患者不一定有暴力倾向,而就算有暴力倾向也不一定是肢体冲突,可能是口舌之争,或语言暴力等,所以当一名温文儒雅的长者突然变得暴躁,并且经常与他人吵架,此时家人就必须要注意或可能他有轻度阿兹海默症了,当然阿兹海默症患者中亦有一些会变得非常安静,甚至长时间处于发呆状态,正因为患者的症状是两极化,必须医生经过仔细诊断才能确定是否已患病了。

-
陈伟阳医生(Tan Wee Yong)
脑神经内科顾问

找出尿失禁原因
对于失智症包括阿兹海默症患者而言,失禁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照护者必须体谅这并非患者的本意,而是受到病情所影响,在照顾失禁患者时,首先必须先了解失禁的原因,倘若是可通过治疗即可改善如尿道发炎问题,就要尽快给予针对性治疗,如果是因失智症如阿兹海默症而引起的尿失禁,就必须考虑用上品质较佳的成人纸尿片。

在使用成人纸尿片时必须注意几点,第一是选择适当尺寸,第二是注意纸尿片的吸收量,第三则是必须及时清理,截至目前,成人纸尿片仍是长者失禁的最合适选择。
成人纸尿片 用对减感染

当然,对有失禁问题的长者而言,使用成人纸尿片并非人人可接受,特别是那些需要他人代劳的长者更因有‘尊严’的缘故而有所抗拒,因此如果只需短期使用成人纸尿片,比如尿道发炎等问题时,照护者必须很清楚向长者告知情况,从而帮助他们建立起对使用成人纸尿片的信心。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时候当患者出现失禁问题时已属于重度阶段,此时他们更需要用成人纸尿片,一来可减低照护者的负担,同时也可避免出现不必要的细菌感染,当然这必须是在使用后及时用清水清理干净。

一般上成人纸尿片可维持3至6小时视不同款式,因此一天至少需要更换3次,照护者必须细心注意,否则可能会加剧患者尿道发炎问题或是出现背部褥疮等现象。

新药成效仍待观察
那失智症包括阿兹海默症至今是否仍无药可医呢?今年6月初,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已批准了一种用于治疗阿兹海默症的新药,但至今仍未获准进入大马,因此其成效仍有待观察。

尽管如此,通过改变生活方式仍可延缓失智症的到来,比如避免熬夜、确保好的睡眠质量、控制好三高(高血压、高血糖及高血脂)、饮食少甜少咸、多接触乐器、听音乐及阅读等,长期维持良好的生活习惯确实可以做到延缓失智症。

长期熬夜加速脑退化
研究发现,一个人在年轻时若长期睡眠不足将会导致脑部不灵活并加速退化,因此避免熬夜是至关紧要,而在疫情期间,若是饱受失眠痛苦,不妨尝试3个要诀,即维持运动、少喝咖啡因饮料及临睡前不接触电子产品,或可改善睡眠品质。

曾有一个例子,一位女患者是一位音乐演奏家,她之前因血压过高而出现缺血性中风,但因着她长期接触乐器及音乐,因此在接受治疗时仅采取降低血压方案,在一周后情况已大大改善了,再次证明音乐确实可起到非药物的效果。”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何建兴.2021.10.07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