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传性高胆固醇·无法抑制手脚结节生长

黄小姐与余小姐都是从小在旁人异样眼光中长大的小孩,从几岁大或入学之前,手脚、手指及身上的关节部位慢慢的长出许多结节或斑块,父母为了不让孩子被人指指点点,从小就给她们穿长袖衣裤,把这些结节遮住。

虽然父母遍寻名医,处方偏方通通都试过,但在二十多年前就连医生也无法诊断出这些结节的病因,有的当皮肤病医治,有的说是高蛋白质造成,甚至连符水也喝过,都无法抑制结节的生长,而且会随着年龄而越来越大片。

她们的这些经历,不是故事,都是真实个案。她们身上的结节其实是因为患了一种叫做“遗传性高胆固醇”的遗传疾病。如果是双亲遗传,也就是父母都有这样的基因问题,孩子从孩提时代就会逐渐显现出来,最明显的病征就是四肢关节逐渐长出结节或斑块。

遗憾的是,这种属于基因问题的疾病,至今还没有任何根治药物,甚至单靠药物也无法有效控制体内的坏胆固醇生长速度,必须加上洗胆固醇才能把胆固醇水平降低至正常水平。

胆固醇长期“高居不下”
可引发早发性冠心病

遗传性高胆固醇是属于罕见疾病,100万人当中只有1个,所以很多病人无法即时被诊断出而延迟就医,这影响的不单是病人外观而已,更重要的是病人有性命危险,因为胆固醇长期“高居不下”,会导致早发性心脏疾病,如一般高胆固醇患者一样会面对心血管阻塞问题。

因止,遗传性高胆固醇病人可能从青少年时期就因为心血管阻塞,而必须接受心脏绕道手术或支架手术,否则随时会有急性心脏病发作风险。

马大医药中心心脏专科副教授朱国翰医生表示,遗传性高胆固醇病人与普通高胆固醇病人症状无异,只是病源不是因生活习惯不良所致,而是病人基因机制发生突变,不断制造坏胆固醇,导致体内坏胆固醇长期过高。

患者从小四肢会出现黄色瘤(Xanthomas),也就是长在关节部位的结节,这是因为坏胆固醇长期累积的关系,接着心血管也会阻塞,所以必须及早医治。

洗掉坏胆固醇维持安全水平

尽管一般高胆固醇病人吃药可以控制胆固醇指数,但遗传性高胆固醇病人却无法靠药物把胆固醇控制到正常水平,一定要通过洗胆固醇,把坏胆固醇洗掉才能维持安全水平。

他强调,若是女性患者在怀孕后才发现有心血管阻塞问题,就更难以处理,无法做绕道手术,或许只能做支架手术,疏通阻塞血管。

....

罕见病国内缺乏数据
血液需送到国外检验

遗传性高胆固醇问题通过验血就能确诊,通常胆固醇指数都是十多点以上。

“遗传性胆固醇是罕见病,大马目前没有相关数据,相信唯有已故的心脏专科医生拿督邱甲麟才有比较齐全的资料。在高峰时期,他同时医治十多名病人,加上国内现在暂时没有化验所可以检验这种疾病,邱医生也是把血液送到外国检验,所以国内是缺乏这方面的数据。”

他表示,在还没有研发出洗胆固醇疗法之前,当结节情况越来越多时,就表示血管阻塞越来越严重,除了做心脏手术就没有别的选择,但很多病人都是太迟发现,而引发早发性冠心病。

从医生角度来看,遗传性高胆固醇并没有固定的复诊期限,只要心脏出现状况就必须马上检查,最重要的是,必须尽快把坏胆固醇清除,否则会严重至连做心脏绕道手术也没有帮助。

他坦言,现有的药物对病人效果不大,所以要尽量确保胆固醇水平保持在正常水平。

“一般人的高胆固醇问题是随着年纪越大而越严重,但遗传性高胆固醇并不是因为年纪,而是身体不断累积坏胆固醇的后果。它也没有男女之分,因为是基因问题,与性别没有关系。”

....
遗传性高胆固醇病人从孩提时候身体各关节就会陆续长出结节,若不及早治理,结节会越来越大块,而且也会引发早发性冠心病。

需定期洗胆固醇
避免诱发并发症

马大肾脏内科副教授林仕军顾问医生表示,在60年代之前,很多医学家研究为遗传性高胆固醇的病人移植肝脏,以减少病人坏胆固醇不断制造的问题,但移植器官的风险却更大,因为衍生出是否值得做移植手术的探讨。

除了移植手术,他也提到另一个仍在研究中的基因疗法,就是通过改变基因来克服身体自行制造坏胆固醇问题,但也并非每一个患者都可以接受这项疗法。

“在无法减少坏胆固醇生产之下,医学家就想到以血浆置换(plasma exchange)方法来清除坏胆固醇。初期没有选择性的清除,把所有血浆都清除,然后重新把血细胞输回病人体内,但效果不理想。直至80年代才有比较好的进展,针对不同的疾病用不同的模式滤器,才让这疾病有了更好的治疗方法。”

他解释,胆固醇当中,坏胆固醇的分子是最大,所以置换血浆时,必须针对性的分离坏胆固醇,不用重新把血液输回体内。若是肾病患者,则需要补充蛋白液。

询及血浆置换疗法的功效时,他说:“每一个疗程可以降低病人50至70%的胆固醇,视病人的情况来决定需要多久做一次。”

为了方便病人长期接受疗法,林仕军建议每个病人都要做血脂分离术,方便清除坏胆固醇,也适合长期需要洗胆固醇的病人,不必每次都要重新寻找血管插管,所以病人必须小心照顾喉管,否则很容易折断。

“与洗肾病人比较,洗胆固醇一个月只需要一次,相对的受感风险比较低,对心脏负荷也没这么大,血液泵速(pump rate)也只是洗肾的三分一,大约2个小时就完成,而洗肾则需要4个小时,所以前者风险会相对的低。”

他说,洗胆固醇是需要双重模式滤过,把血清分离后,第二个过滤器就把坏胆固醇分离出来,然后把需要的血清流回身体。

....
马大医药中心心脏专科副教授朱国翰医生(右)和马大肾脏内科副教授林仕军顾问医生。(图:星洲日报)

用洗肾中心设备
HELP计划供洗胆固醇服务

上文提到,邱家麟是国内医治最多遗传性高胆固醇病人的医生,由于洗胆固醇费用不菲,因此在12年前就已经与蒲种修成林洗肾中心合作,成立一个基金会,推动一项“HELP计划”(Heparin-induced Extracorporeal Low density lipoprotein Precipitation program),帮助有关病人。

这项计划,以洗肾中心的设备为患者提供洗胆固醇服务。但是随着邱医生去年去世之后,没有邱医生的指导下,而终止了这项计划,令过去接受治疗的患者感到茫然,甚至因此停止了洗胆固醇疗程。

未公开接收其他病人

刚好这时马大也添购了两部新的洗肾器材,可以提供洗胆固醇疗法,因此林仕军及朱国翰医生希望延续邱家麟的遗志,把HELP计划带到马大医药中心,继续为有关病人提供洗胆固醇服务。目前,该医院只接收两位之前在修成林洗胆固醇的病人,还未公开接收其他病人,毕竟要克服技术与经费问题。

林仕军说,由于马大只获得政府部份津贴,所以无法在金钱上给予病人帮助,只能提供技术支援,因此希望通过修成林所成立的基金会,继续为病人筹款,以帮助需要洗胆固醇的病人。

尽管是由肾脏科提供洗胆固醇服务,但病人最终都会因为长期高胆固醇问题影响心脏,因此很需要心脏专科的支援,林仕军特地找来朱国翰医生加入。

他强调,持续洗胆固醇对病人非常重要,尤其曾经做过心脏手术的病人,更紧急需要洗胆固醇,避免情况继续恶化。

“我们是利用洗肾机器给病人洗胆固醇,但因为资源有限,无法接收、兼顾更多的病人。再者,费用也是一个问题,一位病人每年洗胆固醇费用约3万令吉,这是以一个月洗一次,每次2500令吉来计算,而这费用已经是供应过滤器公司在企业的社会责任下所给的优惠价格。”

目前只有马大有洗胆固醇服务

林仕军表示,其实很多医院都有提供血浆置换疗法,但只是基本疗法,没有针对性的疗法,如洗肾就是基本的血浆置换疗法,目前只有马大有洗胆固醇服务。

由于是罕有疾病,患者不多,很多医院都没有增设双重模式滤过设备。“基本上拥有洗肾设备的医院都可以提供洗胆固醇服务,只是需要增加不同的过滤器而已。”

朱国翰表示,尽管现在的药物对遗传性高胆固醇病人没有太大作用,但医学不断在进步,将来或许有更有效的疗法,所以只要持续接受洗胆固醇疗法,将来可能等到更好的口服药物可以控制病情,如去年已经有一种新药PCSK9单株抗体抑制剂,可以抑制肝脏生产坏胆固醇数量,但费用却比洗胆固醇高,所以现阶段还是以洗胆固醇疗法比较实惠。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2016.03.11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