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压力山大 12%掉入忧郁焦虑“漩涡”

医句话:

精神健康的问题不只发生在工作场所,也侵袭着年幼的青少年们,加上我国的精神科专家,包括精神科医生丶心理治疗师丶辅导员及受过相关训练的初级医疗人员严重不足,难以应付与日俱增的患者。

职业健康医生 识别职场精神问题

“初级医疗(primary health care)是每个人或社区连接国家医疗系统的起点,对于许多病人,尤其像精神疾病患者这类病人,我们是他们最容易打开心扉的对象。当病人步入诊所或门诊时,我们只是一句:‘你好吗?’丶‘生活过得如何?’丶‘工作还好吗?’等,让病人很快就能打开心门丶畅所欲言,也是追踪医药健康问题的起点,让医生更早发现病人的问题或诊断。

我们可以通过利用初级医疗医生,更好地管理患有精神疾病患者,并提高病人的治疗疗效,进而改善工作表现和生产能力。雇员健康,自然给公司或团体带来良好的回馈。

职业健康医生(occupational health doctor)有识别精神健康问题的丰富知识,并综合健康资讯后作出所需的报告。我们也可以提供早期的发现丶介入丶二级预防,并辅导那些可以在门诊自我疾病管理的病人,或转介病人作进一步的治疗,甚至提供雇主适当的建议。

我们是通过问卷调查方式识别病人各种或特定精神情况,例如询问对方是否面对身体健康问题丶身体的问题是否影响工作丶是否感到压力,如是的话,是哪一些压力丶压力的层度丶是否睡眠充足丶睡眠品质丶是否久坐不动丶有没有运动,是否依赖尼古丁丶酒精或药物等。

污名化迷思阻求诊

通过这些问卷调查,我们得到许多的资讯,并整理出全面的报告。这些报告也可以作为我们与雇主或人力资源部建立伙伴关系的参照,加上病人的努力,共同改善工作环境。

除了诊所,我们也可以到工作地点提供各种管理压力和精神健康的讲座,提供雇员更多管理或识别精神压力的方法,提高雇员的意识和醒觉。

根据保险公司AIA 2017年在国内展开的调查,约12%的雇员患有高指数的忧郁症和焦虑症。我认为12%是很严重的情况,但是,我更相信这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人没有被发现和确诊。

至于病人为何没有前来求诊,当中有很多原因,可以是因为疾病遭污命化丶各种迷思丶担心医药费负担或没有保险等,所以,除了消除人们对精神疾病的误解,我们也要劝请病人求诊就医,因为病人不能只是被获得确诊,还要继续治疗,如果无法承担私人专科的医药费,可以选择到政府医院。”

-
布斯巴玛丽医生(Puspamary Matthews)
家庭医学专科顾问


吁修改雇用法令 工时上限 每周48调至40

“精神稳定对员工至关重要,以做好工作及良好表现。雇员如果精神不稳,很大可能就不知道自己的任务丶责任,甚至是生产的意义。

从我们的调查发现,雇员的精神障碍主要源自于工作条件和环境,而且,大多数面对精神障碍的雇员都不会主动寻找职工会的帮助,只会默默地承受。

在大马雇用法令下,雇员每周工作时限是48小时,但是,很多雇主还是要雇员每日工作12小时,而许多雇员为了得到更多的收入,不惜超时工作,最终牺牲休息时间。

雇员没有获得足够的休息,自然无法得到稳定的精神和健康,有些人还会影响家庭和谐,这些问题持续被压抑并且没有获得适当地处理,总有一定会爆发,而雇主必须面对。

所以,我们要求政府修改雇用法令,把每周工作48小时的时限调整至40小时,以减轻雇员的精神和各方面的负担。”

-
巴拉苏峇玛廉(Balasubramaniam)
马来西亚职工总会(MTUC)副总秘书


社会心理危害 鲜少被处理

“雇员的精神健康可算是整体健康之一,理应在MSOSH所覆盖的范围。作为安全执行人员,我们所覆盖的层面甚广,主要是工作场所的隐忧,例如化学危害丶生物化学危害丶经济问题丶社会心理危害(psychosocial hazard)等。

不过,社会心理危害很少被处理,也不是我们所熟悉的领域,主要因为社会心理危害属于医药保健的一环,安全执行人员比较熟练处理安全的问题,而社会心理危害通常是由人力资源部所处理,而且是在病情发作后丶经常请病假后才被发现和处理,常见的精神障碍问题是忧郁症和焦虑症。

在这个阶段,安全执行人员有必要与人力资源部协力处理员工精神障碍的问题,因为职业安全法不够具体,我们也没有一个适当的风险评估,因为我们是根据风险评估来执行安全措施的,以致我们在处理社会心理危害的问题时受到许多限制。

冀政府伸援手 与人资部携手

我们希望马来西亚人力资源部职业安全与健康局(DOSH)能够提供指南和协助,让我们可以和人力资源部(雇主)一同提供雇员在社会心理危害的援助。

除了法律上的不足及未有适当的风险评估,MSOSH也面对一些精神疾病遭污命化的挑战,只有消除这些迷思,并强调正视社会心理危害和精神障碍的重要性,才能打造和谐的工作环境。”

-
沙华鲁丁医生(Shawaludin Husin)
马来西亚职业安全与健康学会(MSOSH)副主席



西方企业多聘心理治疗师

“很多时候,我们认为精神障碍是个人的问题,我们必须认清,雇员的精神问题不只是个人问题,而是可以因为工作环境的影响所引起,员工精神障碍的发生如忧郁症或焦虑症也未必只是在个人的生活或影响个人,而是可以是工作场所并影响工作表现。

一些公司或组织就是因为把雇员的精神障碍问题视为员工个人的问题和责任,所以,这些雇主不认为自己有必要提供相应的协助。

许多西方国家的雇主或组织都有内部的心理治疗师,协助雇员随时提供有需要的雇员援助,不过,马来西亚的组织未落实这些实践。雇主应该用时间和金钱投资在雇员身上,确保雇员的精神和整体的健康。

一个模范雇主通常会检视组织内的规则是否符合时宜丶会不会对雇员带来超载等,此外,还要投资一些金钱让雇员进行社交,例如员工社交俱乐部丶举办家庭日等。

适时提供奖励

当然,适时提供一些奖励给雇员,尤其工作已显疲态或倦怠者也可以改善员工的表现和生产效率。有时候,一些面对精神压力的雇员也需要或可利用这些收入进行精神辅导或治疗。

初级医疗服务也迫切需要获得提升,让初级医疗人员具备正确的知识丶信心及能力,以提供心理健康方面的支援。如此一来,我相信会减少职场员工对于‘被标签’的担扰,更乐意在症状初期便接受治疗。

这将大大改善国人的精神健康状况,为社会丶劳动力丶国家经济带来贡献。”

-
莎拉娃希达(Sarah Waheeda)
工业与职能心理学家顾问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包素菡.2020.03.23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