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医疗法令未实施 谁说了算? 以大马医药理事会指南为准

医句话:

疫情的爆发对临床实验与规范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改变了医疗保健的基础和未来寻求治疗的方式。通过远程医疗,患者能够在不亲临医院的情况下进行咨询和治疗,节省时间且减少暴露风险,药物也可通过快递方式寄送上门。不过,远程会诊服务目前仅适用于复查和寻求第二医疗意见的患者。

“远程医疗(telemedicine)只是癌症治疗与管理过程中的小环节而已,主要用于医患之间的沟通,患者基本上还是得回到医院接受治疗。我们大多都通过WhatsApp保持联系,在疫情和行管令(MCO)期间也如此,若有状况则会请他们到医院进行扫描、内诊或治疗,因为这些都无法通过远程医疗完成。

疫情对现有癌症患者没造成太大影响,因为他们都正在接受观察而治疗并没有中断,反而是一些新患者出现病情恶化的现象。举例来说,他们可能在三四月发现症状,由于担心感染而延误就医,直到七八月才确诊,病情却已从第II恶化到第III期了。

基本上我们比较依赖的是社交媒体平台,我着重于推送资讯,譬如将治疗指南的文章或视频转发给患者,以免患者在网络上搜索一些不正确的资讯。此外就是回应一些简单问题或更改预约时间等,就好像酒店前台一样。不过,若是要谈得比较详细,譬如刚确诊癌症或尚处治疗阶段而需要讲解的患者,WhatsApp便不太合适了,最好是通过远程会诊服务,属于比较正式,同时需符合隐私和保密性、得到患者同意书等条件。

我国的1997年远程医疗法令(Telemedicine Act 1997)并未实施,医生是根据大马医药理事会(MMC)的指南执行,当中提及远程医疗不适用于新患者。需要注意的是,这是一项建议而非法律,医生一般会遵守,因为确诊癌症除了询问病史,往往还需要进一步的检查或扫描。不过,在癌症照护方面比较不同的是,我们会接受寻求第二医疗意见的‘新患者’。他们通常已经有了详细的检查、扫描和活检报告,我们可以根据这些资料提供建议。

由于对现有患者和所接受的药物有一定了解, 医生可通过远程医疗进行咨询或配处方药物, 若无大碍则可继续治疗,将药物邮寄给对方,对于新患者则不会开药。此外,若患者申诉身体部位肿痛等,我们也不建议进行远程医疗,而是会请他们到医院去进行检查和治疗。

平台较“atas” 阿伯阿姨较难适应

大马的远程医疗做得不错,只是患者的接受程度则另当别论了。就好像医院提供远程会诊服务,但是使用的人有多少?一般癌症患者较年长,50岁以上的他们能够学会WhatsApp和脸书就已经很不错,但若要登入另一种不熟悉的平台,令他们在接触后觉得麻烦,就不会再继续使用了。

我的意思是,这些‘正式’的远程医疗的平台有时比较 ‘atas(高级)’,教育程度较高者得心应手,但是对于普通叔叔阿姨而言较难,第一次使用总会碰见困难。如果我们要鼓励大众广泛使用远程医疗,那么这些平台应变得更简单(common)一些。我们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患者迟来就诊,不希望他们因此被‘劝退’。简单来说,平台要触到某个层面的人,才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远程医疗的局限性除了无法进行身体检查或触诊,患者识别(patient identification)也是需要考虑问题。当我们从通讯便利中获益,另一头是否患者本身在回应又是另一回事了。我们可以将同意书传给对方,但是究竟是患者所签,亦或是监护人或家属‘代签’,我们其实无从得知。这就让面对面咨询变得相当重要。

另一种情况是当患者透过社交平台与医生联系后,家属接着询问问题,这种情况按理是不应该回答的,因为这涉及医学伦理问题。医生必须保护患者隐私,不得随意透露病情,除非患者自己告诉家属,或者患者同意医生告诉家属,才符合医学伦理。”

-
邱义祥医生(Ivan Shew Yee Siang)
临床肿瘤专科顾问

 

接手公院非染疫病患

“疫情的爆发对国家的经济和社会结构,以及临床实践与规范(norm)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改变了医疗保健的基础,还有今后患者寻求治疗的方式。从公共卫生到私人医疗保健服务,COVID-19重新定义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感染防治和治疗之实施。甚至在首次行动管制之前,我们可以看见线上活动的激增。新行为与新习惯的形成,都将直接影响医疗保健与商业格局。

在这场战‘疫’中,私立医院所扮演的角色为何?我们一直在与公共部门密切合作以控制疫情。早在1月份,我们就已经成立了由传染病专家、急诊医学专家、高层管理团队(senior management team)和后端支援团队(back-end support team)组成的COVID-19特别工作组,以更好地应对疫情。

作为一家私立医院,我们做好了随时接手非COVID-19病例的准备,重点处理普通外科和内科,譬如癌症、心脏病、骨痛热症以及各种儿科病例,以减轻公立医院的负担。接受从卫生部医疗机构转介过来的特定患者,让公共卫生系统能专注于治疗COVID-19,是我们自3月以来一直在进行的工作。

提供大众化检测费用

至于在医院方面,我们采取了多种预防措施,包括限制入口、申报旅行史、测量体温和检查症状。我们也提高了对疑似病例的警惕,并建议所有前来医院的人随时佩戴口罩。我们自1月起在院外搭建了医疗帐篷,对患者和访客进行筛查,并以公众负担得起的费用提供COVID-19检测。

对于与各自医生有约的患者,我们实施了预先登记制度,让他们能在抵达医院就诊之前预约,减少等候时间和暴露风险。目前为止,我们的远程医疗服务也收获良好的反馈。

我们也针对接触者追踪(contact tracing)开发了一套系统,让患者和访客进入医院之前扫描二维码。该码会自动连接至MySejahtera平台和院方的个人健康申报表。医院资讯系统(Hospital Information System,HIS)则负责监督医院的运作。此外,医院闭路电视监控也能够对患者进行全面的接触追踪。”
 

-
萧蔚全医生(Seow Vei Ken)
私立医院院长
急诊专科顾问



複诊及寻求第二意见者适用

“为了解决出门的某些限制,我们也推出了远程会诊(teleconsultation)服务,以缓解复诊(follow up)患者和住在较远地区者所受到的影响。我们也为想要咨询第二医疗意见的新患者推出了数码预约平台(digital appointment platform)。

远程会诊服务主要针对有需要的慢性疾病患者,譬如心脏病、内分泌疾病,以及一些与精神或皮肤相关的情况。在至少1个工作日之前预约,患者能够在不亲临医院的情况下,向医生、临床心理师、言语治疗师、听力师、复健团队(足科医生、物理治疗师与职能治疗师)和饮食治疗师进行咨询。目前而言,该服务主要提供给复查患者和寻求第二医疗意见者。

此外,我们也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提供药物寄送服务,以及巴生河流域地区的居家抽血(home phlebotomy)服务。我们也通过数码化和远程方式监测患者的血糖水平,让医护人员能够提供一些改变生活方式的指导。

虽然远程会诊服务目前仅适用于特定患者,但是无需前往医院就诊,是我们所提供的安全保障(safety assurances)之一,特别是具有潜在健康状况且通常风险更高者。即便有行动管制令,他们也能够轻松地复诊或进行咨询。此外,我们也可应要求提供免费药物寄送和抽血化验服务。”

-
赵伟龙(William Chau Wei Loong)
私立医院资讯与通讯科技(ICT)部门总监

 

e疗2问:大马医疗险不理赔

问1:大马保险公司是否支付远程医疗的费用?
赵伟龙:就目前而言,该服务仅适用于自费患者。

问2:远程医疗如何建立医患信任关系?
赵伟龙:为了建立医患信任,我们鼓励患者先从医生那里得到建议,以了解他们的病情是否适合远程会诊服务。为了确保患者医疗信息隐私的安全性,进行远程会诊之前需征得患者同意书,确保他们了解相关的潜在风险、益处和本自身权利。该服务所使用的的软件也符合美国1996年健康保险隐私及责任法令(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 HIPAA)和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GDPR)标准。HIPAA和GDPR均符合大马2010年个人资料保护法令的规定。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杨倩妮.2020.10.26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