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技术 神剪癌基因 就能治愈癌症?

医句话:

当今社会患癌人数不断增加,与此同时各种疗法比如免疫治疗或基因编辑技术也不断涌现,但这并非意味着患者必须一再尝试所谓“最新的”、“最自然”、或“最没有副作用”的治疗。患者在接受治疗时必须先了解疾病与治疗的前因后果,与信赖的医疗团队携手一起面对抗癌这条路,切忌道听途说或病急乱投医,一不小心成了“自愿付钱”的白老鼠之余,更耽误治疗黄金时间。
 

“根据马来西亚的癌症排行榜,鼻咽癌(NPC)位居第四,其中华裔为最高风险的一群,由于前国家羽球英雄拿督李宗伟就因鼻咽癌而必须提早结束其辉煌的羽球生涯,但也因此让更多人因这起事故而开始对鼻咽癌有所认识。

目前放射治疗(放疗)或俗称电疗仍然是鼻咽癌第一期与第二期时的主要治疗,通过高能量的X光照射在鼻咽和颈项的淋巴部位,使到肿瘤基因的断裂而起到治疗的效果。


一般上放疗的疗程是7周,每天由医护人员给予小量的放射线,以渐进式的疗法累积足够的放射线能量,从而把肿瘤除掉。

由于患者正常细胞的修复机制比较完善,通过这种渐进式的疗法让身体每天有足够的时间来复原,从而减少长期副作用,倘若一次给太大的剂量,反而对身体的长期伤害更多。

因为鼻咽癌是指处于鼻咽腔顶部和侧壁的恶性肿瘤,容易转移到淋巴,在治疗时不能只治疗鼻咽部位,而是必须同时清除颈项淋巴结内的癌细胞,避免在淋巴结复发。

治鼻咽癌 IMRT减副作用增疗效

在过去进行放疗时,最叫家属揪心的莫过于是放疗的副作用特别多,尤其会破坏鼻咽周遭的组织,造成患者吞咽困难、口腔溃烂、吃东西没味觉、恶心及呕吐等。

其实家属的担心是合理的,毕竟鼻咽与喉咙处接近,不过如今放疗技术已进化到第三代,即所谓的‘强度调控放射治疗’(Intensity Modulated Radiotherapy,IMRT),通过复杂的电脑计算以及多角度的照射,X光能比较精准地照射肿瘤,并避免重要器官,以减少放疗的伤害并增加疗效。

因此患者及家属必须了解放疗的短期及长期副作用,这也包括认识医疗团队,因为部位、剂量、方法甚至是放疗技巧掌握等,都是放疗时的关键所在,好的团队可以增加疗效之余,亦可减少副作用、减少治疗失败、以及避免产生太多后遗症的情况出现。

晚期远端癌转移 须靠药物控制

医疗界公认最合适的放疗剂量是定在66至70度之间,因为少过此剂量,疗效太低,但超过70度,长期的副作用会很严重,所以若经济能力许可,在治疗鼻咽癌时最好可选择之前提及的IMRT,因为人体的头颈部结构复杂,如果有较精准的技术,再加上一个好的治疗团队,对于治疗有事半功倍之效。

倘若癌细胞已经扩散到淋巴结或开始侵蚀附近器官,换言之就是第III或第IVA期的鼻咽癌,建议在放疗期间尚须加上每周一次的化学疗法(化疗),化疗的另一个字眼就是细胞毒药,如果给予正确的剂量可弱化肿瘤,降低肿瘤的抵抗力,可增加放疗的治疗效果。

不过至今放疗仍然是早期甚至中期清除鼻咽癌的不二法门,这也意味着化疗在鼻咽癌的疗程中更多是扮演辅助性功能,并非治疗的‘主角’。

不过若鼻咽癌已经来到第IVB期,即转移到远端,放疗就没办法将其清除,此时就必须靠药物治疗及控制,而且基本上无法治愈;通过药物能减缓一些肿瘤的压迫及副作用,患者必须做好‘与癌共存’的准备。

一些已出现远端转移的鼻咽癌对药物反应情况不差,也不乏长期存活的案例。

-
何国煌副教授(Ho Gwo Fuang)
马大医药中心临床肿瘤内科顾问



CRISPR基因治癌 大马未上市

早前我曾接到一位读者的来信询问关于鼻咽癌的治疗,在信中他提及本身已被确诊患上鼻咽癌,随后他咨询了5家医院采取的治疗方案,在获知皆是传统治疗方法比如放疗及化疗后,随即遭到他婉拒,根据这名患者,基于之前一些曾目睹的病例,导致他对传统治疗没有足够信心,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对放疗和化疗一知半解,以致他仅着眼在副作用上,却忽略了放化疗的重要性。

必须强调的是,每一名医生在为患者进行治疗时必会秉持一个重要原则,那就是衡量医疗风险与利益,视何者为重,然后做出利大于弊的治疗方案。

与此同时,这位读者在互联网上搜寻一种所谓‘最新的医疗科技’,即CRISPR基因治疗癌症方法,但这类‘新科技’只在外国才有,至今大马并没有引入,因此他渴望可以更了解这类治疗,包括是否应尝试这类新治疗。

其实有类似这位读者想法的患者相信并不在少数,总认为越新的技术越好,尤其是标榜‘无副作用’或‘纯天然’的名堂后,更叫患者‘怦然心动’;随着资讯发达,只要在互联网上搜寻癌症治疗等关键词,映入眼帘的资讯可用海量来形容,但如何去分辨何者为真,何者为假,甚至何者仅仅只是实验室的研究治疗等,却需要有这方面专业知识者才能区分。

体内癌基因成千上万 如何统统改造?

在来信中读者所提及的这种崭新技术-CRISPR是近年来才出现,全名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中文译名则为基因编辑技术,在它出现后一度被视为治疗癌症的另一个可能性,但随着研究不断进行,却发现想通过基因编辑技术来治疗患者体内的鼻咽癌,至少到目前为止,尚未看到其突破点。

基因编辑技术是近几年一种突破性的基因改造发明技术,它的出现首先引发了改造胎儿伦理价值等备受争议的问题,但姑且我们先不谈此,我们来看看究竟这技术是否可以用来治疗癌症呢?首先,我们了解癌细胞之所以会不断地增生,就是因为基因突变改变了它的特征,以致它变成了‘坏细胞’,假如可以通过基因编辑技术把细胞里坏的基因‘切除’,那是否可以让细胞变回正常呢?

这概念确实是很好,但却出现一个难以被突破的技术上难题,那就是在试管里面改造一个单细胞胚胎不难,但要如何改造身体里成千上万个癌细胞的基因呢?或许有朝一日可能出现纳米机器人(nano-robots),可以到人体各处去‘修理’甚至是改造细胞基因,但至今纳米机器人的技术还处于初步概念阶段。

或改造T细胞 增辨识攻癌能力

另一个方法是用CRISPR改造人体的T细胞,增加它们确认和攻击癌细胞的能力,目前有数项这方面的研究正在进行着,不过还处于早期研究阶段。

由于一些癌症是遗传性的,如BRCA基因突变就是由父母亲传给宝宝,以致增加宝宝日后罹患乳癌或卵巢癌的几率,假如我们一开始已知道试管里的小生命带有BRCA突变,那是否可以在他还是胚胎阶段,就用基因编辑技术把坏的基因剔除掉,以免他继续携带这个突变基因呢?我想这才是基因编辑技术与癌症的直接关系,若是已确诊的患者想通过基因编辑技术来治疗现有的肿瘤,始终还不是时候。”

癌症治疗2问:早期鼻咽癌 治愈率达90%

问1:鼻咽癌的痊愈几率是否乐观呢?
答:如果及早发现及依据正确管道进行治疗,通过按部就班及循序渐进的治疗方式,包括放疗,可治愈大约80%至90%的早期鼻咽癌。

问2:由于家人突然罹患鼻咽癌,以致全家上下手足无措,请问医生该怎办?
答:切忌道听途说或病急乱投医,专心找一个可信赖的医疗团队,花两三个月时间专心把病治好。

懂多一点:基因编辑胎儿 引爆伦理争议

早前中国科学家贺建奎用基因编辑技术人工改造了两个胚胎,剔除掉她们体内感染爱滋病的基因,引起全世界的一片哗然。

之所以会引起关注是这个举动变相是开启了“改造人”的潘多拉盒子,我们不排除在未来可能会出现父母量身定做自己的宝宝,比如要更白嫩皮肤、更聪明的脑袋甚至是“高人一等”的高个子等。

倘若科学家可以做到为父母改造想要的爱情结晶,那生出来的宝宝一定是‘包满意’,那届时世界上是否会出现“上等人”(通过基因改造的)或“平凡人”(没有能力改造基因的)两个阶层呢?

当然这项技术在未来有可能是用在预防医学上,至于它是否符合伦理规范,抑或遭人滥用为不法行径等,相信在日后仍是备受争议的课题之一。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何建兴 .2020.11.19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