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让孩子注射疫苗 害他非爱他 日后医疗风险增

医句话:

当各种似真是假的医药资讯披着伪科学外套悄悄走入你我离不开的互联网时,学习如何从浩瀚资讯海洋中掌握到正统科学,并向迷信宣战已刻不容缓,其中就包括城中热门课题之一的疫苗注射,以致卫生部必须向内阁建议落实强制性注射疫苗的政策。

“多年来在政府诊所看到形形色色的患者,有者对疫苗是持100%信心,可说是疫苗铁粉,但也有父母对疫苗持反对态度,坚持不为孩子注射疫苗,当中不乏高学历的父母,因此身为政府诊所的医生,同时也是家庭医学科顾问,有必要厘清普罗大众对疫苗的认知,包括疫苗的迷思,避免正统科学就这样败给了伪科学。

谈及疫苗就必须提一提天花,这是一种曾经肆虐全球上万年以上的‘古老’疾病,在人类历史中也多次记载它的存在,比如康熙皇帝甚至是法老王拉美西斯五世等,在18世纪除了澳洲以外,其余地区沦为天花肆虐的灾区,说它是全球性流行病并不为过,严重时期,每年因天花而逝世的人数估计达40万以上,感染天花后死亡率极高,同时死状恐怖,之所以它会绝迹地球,最大的原因是医生找到了天花疫苗,即种牛痘。

当年康熙曾感染天花,脸上也留下麻子,但正因为他曾感染天花,而被当时的钦天监汤若望认为不会再受到天花伤害,并向顺治皇帝推荐由他接替皇位,对于即将遭天花夺去性命的顺治皇帝而言,康熙无疑是九五之尊最佳人选,因此康熙可以称帝与天花有莫大关系,在接任皇帝后,康熙穷一辈子为打击天花而努力,当时在大医院下设立‘痘诊科’,集合当时名医生负责与天花对抗到底。

1786年,英国詹纳医生(Edward Jenner)在一次偶然机遇下发现接触过牛痘病牛的女工并不会受到天花感染,于是萌起种牛痘的想法,牛痘与天花皆是流行性传染病,但相对温和多了,同时也不会造成严重伤害,詹纳医生通过‘接种’,把牛痘病毒注射在一名8岁男童身上,结果发现他并没有发病,从而证明了接种牛痘确实能让人获得对天花的免疫力。

疫苗 击败致命传染病

接种或注射疫苗的另一通俗说法是打预防针,也就是说要借此预防某些疾病,可是为何疫苗可以预防疾病呢?因为疫苗是将经过处理的病原输入人体,这个病原在保留了刺激人体免疫系统的能力之余,但也不会让人患病;当人体接触到这种不具伤害力的病原后,免疫系统即会产生一定的保护物质,如免疫激素、活性生理物质及特殊抗体等,因此只要当人体再次接触到这病毒时,免疫系统随即会根据原有的记忆,制造更多的保护物质来阻止病毒的伤害,而这就是疫苗的奥妙。

因此疫苗的重要性显而易见,只须通过扎上一针,在避免了自己染病风险之余,也得到对严重疾病的免疫。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调查,通过注射疫苗,每年有150万人可以免于死在白喉、破伤风、百日咳和麻疹,疫苗可说是最成功和最具成本效益的公共卫生干预措施之一。

通过全民免疫计划,亦可达到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效果,即指当大部分人因为注射疫苗后而获得免疫力,没有免疫力的个体就能受到保护而不被感染。以小儿麻痺症为例,群体免疫门槛是80%至86%,换言之如果在群体中有超过80%曾注射小儿麻痺症疫苗,就算当中一些有癌症或免疫力有问题的孩子无法接受疫苗,也不会因此而感染上小儿麻痺症。

因着通过大面积的疫苗接种,世界卫生组织成功在10年内把多年无法全面根除的天花给赶出世界舞台,天花的肆虐终于成为人类历史的一部分。

反疫苗者不乏高学历

尽管疫苗的重要性已毋庸置疑,同时它也获得医学界的认可,可是选择不让孩子注射疫苗的大马的父母却越来越多,以致卫生部必须出面澄清,并多番强调疫苗的安全性及可靠性,甚至是考虑立法落实强制性注射疫苗。

目前卫生部有为国民提供多达10种疫苗注射,包括脑膜炎与肺痨二合一(BCG)、B型肝炎(Hepatitis B)、白喉与破伤风及百日咳三合一(DTaP)和麻疹与腮腺炎及风疹三合一(MMR)等,最为重要是只要是大马公民,在全国政府诊所一律免费。

别以为拒绝让孩子注射疫苗的父母是‘没读书’,以我的诊所为例,这些父母很多是高知识分子,比如日前就有一对高学历的华裔夫妻坚拒让初生孩子注射疫苗,皆因母亲告知她从社交媒体上获知疫苗含有很多化学物质及防腐剂等,很大可能会造成宝宝过敏,甚至引发其他病症等,同时她也悄悄说‘疫苗’或会导致宝宝成为过动儿,影响日后学习能力。

伪科学 不信医疗体系

这名母亲多次强调她仅相信纯天然及绝无化学物质的产品才适合宝宝,因此宝宝从沐浴露到贴身衣服等都是有机或纯天然成分,并且她也兴致勃勃告知在她群组中很多朋友也没让孩子注射疫苗,孩子成长健康之余,性格也温和,容易管教,其实当时我来不及向她提及,造成疾病的病菌也是‘纯天然’啊。

另外,一对马来夫妇则以宗教理由拒绝疫苗,他们认为疫苗含有不清真的物质,而另一些父母则以各种千奇百怪的理由来拒接注射疫苗,比如担心孩子会有并发症,或者会导致孩子自闭等;其实总结多年在诊所关于疫苗所见所闻,这些父母拒绝的理由离不来两大因素,第一是对医疗体系的不信任,第二则是伪科学的出现。

-
陈欣怡医生(Tan Sing Yee)
雪兰莪仁嘉隆政府诊所主任 
家庭医学专科顾问


监督与管控缺一不可

在过去有一种两极化的观点,认为要么就是支持疫苗,不然就是反对疫苗,而前者是占大多数,即10人中就有9人是可以接受疫苗,至于拒绝疫苗的人则会组成团体,也绝不会改变自己的观点及立场,主要原因是他们有本身长期坚持对健康的另类信仰体系。其实在医学世界中并不是非黑即白,以拒绝疫苗的人士立场而言,他们并非不信任医学体系,反之他们需要更多支持及足够信任来帮助他们决定是否要为孩子注射疫苗,因此支持与信任才是关键所在。

世界卫生组织免疫战略咨询专家海蒂拉森医生(Heidi Larson)曾表示,如果公众难以接受一种疫苗,那只须向他们解释清楚风险与好处即可,但以马来西亚为例,父母缺乏对疫苗的信任绝不是沟通即可解决,父母更希望是可以了解国家的医疗体系、政策甚至是医疗制度,同时诊所及医护人员所给予的信任也是很重要,而以上这些疑问绝非医生一番说辞就可解决。

前阵子在中国爆发假疫苗风波,一些父母宁愿花上相差数倍的费用,也坚持只注射外国进口疫苗,就是对当地医疗体系失去信任,因此若要建立人民对国家医疗的信任,医护人员责任重大,包括要确保疫苗的品质、冷供应链(cold chain)的运送过程是获得百分之百的保障,监督与管控缺一不可。

很多父母对疫苗里的化学物质感到不安,如添加的防腐剂、抗生素或凝固剂等,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已一再强调所有疫苗的添加物都是必須和安全的,比如硫柳汞(thimerosal)就是一种含汞的有机化合物,它被作为防腐剂添加到某些疫苗中。

在多剂量瓶疫苗中,硫柳汞是安全的,且是使用最为广泛的一种防腐剂,也没有证据表明疫苗中的硫柳汞用量会对健康构成威胁。

假消息周而复始强化“信念”

至于伪科学则拜科技的便利而大行其道,最为恐怖之处莫过于它是隐身在真实资讯中,就连专业人士也难以分辨,试问普罗大众要如何去辨别呢?

举个例子,科学已证明体内过高的三酸甘油酯(triglyceride)会导致心血管疾病,而吃鱼油可以降低三酸甘油酯,但必须注意,这不代表降低三酸甘油酯是可以降低心血管疾病的几率,可是很多商家却把鱼油形容为降低心血管疾病风险的必然因素;再来是一名患者因吃了含色素的食物而产生过敏,她发誓再也不吃加工食品,只吃天然食物,其实正确做法应该是不吃含有导致过敏色素的食物,而不是只吃天然食物。

其实导致很多父母拒绝让孩子注射疫苗,是源自十余年前被证实为假新闻的MMR疫苗导致自闭儿报导,尽管已被澄清多时,但时至今日还是有父母相信此事,这也难怪,因为这是个人人可自由发表意见的人权时代,同时社交媒体会无时无刻展示一个人曾浏览的资料及相关资讯,从而起到强化信念的作用,这点可从当一个人曾上网购买一套餐具后,接下来这类资讯会不断出现而获得证明。

美严惩伪科学商家值效法

要对付伪科学是艰钜任务,辟谣经济成本高又低效益,可说是最无奈的方法。以美国为例,政府就曾对提出酸硷体质理论的创始人美国作家杨恩(Robert O Young)做出法庭判决,罚款1亿美金(大约4亿380万令吉),说明了严惩是值得效法,另外美国女星桂莉芙白德露(Gwyneth Paltrow)在个人网站贩卖‘阴道能量石’(玉石蛋),被政府以不具科学根据而提控,罚款14万5000美金。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斯多德曾说:‘受过教育的标志是能够接纳别人的想法,而不必认同它’,对于伪科学更应该如此,才能免于踩地雷,面对任何资讯时必须秉持独立思考的态度,而不是全盘接受,时刻问自己究竟是‘事实还是意见(fact or fiction/opinion)’。

当为人父母态度坚决地拒绝医护人员为他们孩子注射疫苗,身为医者也爱莫能助,只能在心中默默祝福宝宝一生无恙。”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何建兴.2021.01.18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