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关爱与支持 癌中求存最大信念

-

Profile:
姓名:江勇杰(Steven Kong Yong Kit )
年龄:60岁
职业:退休人士,现为马来西亚前列腺癌学会(Prostate Cancer Society Malaysia)执行秘书兼委员会成员。
病情:第三期前列腺癌
治疗:机器人辅助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RARP)

-
江勇杰(左)在病愈后和太太陈美妤一起旅行。

 

“我曾经在跨国制药行业里,做市场营销长达35年,因为我的工作关系,每天接触药物,所以我是非常注重健康的人,每年都会做健康检查,而当我在40岁过后,也每年定期做血液筛检。

而当我到了建议做前列腺特异抗原(Prostate  Specific  Antigen,PSA)的年纪时,我也去做了第一次检查,那年是2010年。但是到了2013年,我的PSA开始上升至4.0ng/mL以上,这时通过医生的检测,证明我是良性前列腺增生(Benign Prostatic Hyperplasia ,BPH),因此我遵照医生的指示,服药两年。

而两年后,即2015年,尽管服用药物治疗,但在一次检查时,发现我的PSA又升高了,而我的泌尿科医生则建议我进行经直肠超声引导的前列腺活检(Transrectal Ultrasound Guided Biopsy,TRUS),结果证实患上第三期前列腺癌。

当时,我的泌尿科医生建议我可以采取几种选择,第一,主动监视,暂时不采取进一步行动;第二,采取放射治疗;第三,前列腺根治术,也就是动手术。

在得知结果后,我回去和太太陈美妤商量,在太太和孩子的鼓励下,我决定去私立医院进行前列腺根治外科手术,这是一个非常先进的手术,是用机器人辅助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Robotic-Assisted Radical Prostatectomy,RARP),做了这个手术,更有利于降低手术后的副作用,帮助我更快痊愈,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而我在术后在医院休养4天就出院了。

当然,这也要谢谢我的家人,尤其是我太太,她是我的照护者,在她的支持、鼓励和照护下,我才会好得这么快。因此家人或照护者的支持,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诊断的早期阶段,患者可能面对很多不确定性和沮丧感,家庭成员需要给患者提供支持,并且有人扮演照护者的角色,在这个部分,我深感幸运,尤其是在做出重要决定时,除了从医生那里获得建议外,马来西亚前列腺癌学会、我的家人和朋友,都给我很有用的建议与支持。

医疗费是最大挑战

在我看来,癌患最大的挑战,应该是医疗费用,尤其是那些需要长期接受药物治疗的患者,这可是很沉重的负担。我本身手术费则超过6万令吉,所幸,我有公司保险。但由于前列腺癌治疗的费用过高,甚至当需要进行扫描之类的程序时,价钱也会很高,而这些费用都没有获得保险理赔,导致许多人碍于经济问题,而无法寻求医疗服务治疗。

在手术后,我的情况很良好,但并不代表可以大吃大喝,无论在心理、社交活动还是生活方式,都需要改变。例如,我已经尽力减少不健康的饮食,特别是红肉,最好还是少吃为妙,多吃对身体有营养的蔬菜,停止吸烟,或者不健康的饮料,尤其是高糖分的饮料,更要少喝,这些都是一些基本的健康管理方式。

保持心情愉悦,不要让自己感到压力,至于在运动方面,我每天都会进行体育锻炼,在太太的陪同下,我们会一起步行或远足,另外我发现我爱上了气功,所以每天早上都会抽1到2个小时积极打气功,而我在手术后,已经登过神山两次了。

男人50岁后 每年应测PSA

作为一名前列腺癌幸存者,我认为,公众对前列腺癌的认识很低,原因是认识不足和缺乏宣传,现在市面上有很多非政府组织在推广乳癌醒觉活动,但前列腺癌就没有太多人去推广。

作为一个过来人,50岁过后的男人应该每年进行一次的PSA检查,这是男人需要主动进行测试的黄金法则,以获悉他们50岁过后的前列腺健康状况。

当然,马来西亚前列腺癌学会在提高前列腺癌意识方面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们希望与其他非政府组织合作以提高人们对前列腺癌的认识,而在这个组织里,我们和很多前列腺癌幸存者联系,而通过与主要医院合作,即使在当前疫情大流行的挑战之下,我们还是和大部分的幸存者保持联系和支持,只是形式变了,将许多会议改成线上交流。”

-

■欲知更多详情,请扫描二维码。
浏览IG:https://instagram.com/onlymencan?igshid=mfooc0pdorvc
脸书:https://m.facebook.com/Onlymencan-105372001375056/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梁盈秀.2020.11.23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