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原因心肿心衰 或OSA作祟 猝死风险高

医句话
OSA是一种睡眠时呼吸出现停止的睡眠障碍。根据统计,与没有OSA的人相比,患者出现交通意外事故的几率可达11倍以上,同时出现心血管疾病、高血压、心律不整及糖尿病等的几率也会高出4至5倍,因此及早发现并采取治疗,结局将会截然不同。

打鼻鼾并非睡得好
“在过去,大家认为只有肥胖、脸部较大、脖子较短及下巴脂肪厚硕的人才会有阻塞性呼吸睡眠中止症(Obstructive Sleep Apnea,OSA),不过从近期的研究发现,由于东方人的脸型较小,脸部关节及相关肌肉更为狭窄,OSA风险更高,因此哪怕身材瘦小亦会出现OSA。

OSA以男性为多,这是与脂肪分布率有关,男性脂肪多集中在颈项或腹部,其他因素也包括男性肥胖者较多及喝酒比例比女性高,不过当女性进入更年期后,由于女性荷尔蒙(雌激素)分泌减少,病发率与男性持平,不过以40岁中年男女而言,比率是5名男性对1名女性。

以普罗大众而言,每10个人中就有1至2人有OSA,但当事人往往没有察觉,通常是被另一半申诉晚上打鼾声过大、打鼾声骤然停止一段时间、在睡梦中呛到、睡得不安稳及频尿等,才会前往咨询医生。其实它亦可自测,例如当一个人在白天常觉得头痛、精神不济、无法专注及频密打瞌睡,或者是在从事很单调的动作如看电视也会睡着,那很大可能是有OSA。

与失眠即有意识察觉自己无法入睡或凌晨时分就会醒来不同的是,有此症的患者普遍上认为自己‘很好睡’,甚至另一半也觉得他三两下就发出鼻鼾声入睡,但其实他的整个睡眠过程是一直被干扰。

无法修复细胞 身体慢性发炎
打鼾(snoring)是指一个人在睡眠时因呼吸道出现阻塞而大力呼吸发出的震动及声响,但OSA则是指患者在睡眠时呼吸道被软颚、肿大的舌根及咽喉软组织等阻塞,因无法吸入氧气而造成血液中的氧气下降,此时他就会出现短暂窒息症状,之后大脑就会被‘唤醒’。

当这样的动作持续循环,就会引发一连串的危险,比如在睡眠时理应敏感的副交感神经却无法起到修复细胞的工作,但交感神经却活跃起来,长期下去就会造成体内荷尔蒙分泌紊乱,细胞无法被修复,以致身体处于慢性发炎。

此外,由于心血管一直处于活跃状态,心脏无法获得正常休息,长期下来患者就会出现心律不整、高血压以及糖尿病等,因此必须要说明,打鼾确实会影响另一半的睡眠品质,但更为恐怖的是睡眠窒息症,它甚至会造成患者猝死,值得一提的是,有鼻鼾声并不一定是有OSA,但有此症几乎都有鼻鼾声。

之前我有个个案,患者被心脏科医生诊断为不明原因的心脏肿大及衰竭,由于心律不整存在已久,只要上下楼梯都会喘不过气,可是他没有其他疾病,一直都找不出真正病因,之后转介到来我部门进行检验,才发现原来他有重度OSA,在进行治疗后,情况才有所好转。

OSA:>5次 每次呼吸暂停10秒
每个人在睡眠时或多或少会出现短暂的停止呼吸,但若是一个人在每小时的睡眠时间出现5次以上,每次停止呼吸10秒,即可列为OSA患者。按照科学统计,若是5次至15次即为轻微程度,若在15次至30次即为中等程度,倘若在30次以上即为严重程度,之前我曾有一位患者出现每小时有80次停止呼吸次数。

以马来西亚为例,前往咨询医生的患者一般是属于中等程度或是严重程度,通常都是被另一半申诉鼻鼾声过响而前往求医,此时医生会先进行多项检验,包括详细问诊、基本理学检查、内视镜检查上及下呼吸道等,以及通过睡眠测试(sleep study)或称多频道睡眠检查(polysomnography)来检查患者的睡眠窒息指数(Apnea Hypopnea Index,AHI)。

目前睡眠测试除了可在医院进行之外,亦可在家进行,当然前者可以进行更多相关的检验,比如患者的脑电波、身体摆动次数、左侧或右侧的次数甚至是手脚抽动等,它也是睡眠窒息症最常见的检测。

必须说明,此症只有少部分是结构方面问题,大部分是上呼吸道或咽喉的组织在睡眠中过度放松而造成阻塞,曾有一些患者是因鼻窦炎或鼻塞等造成睡眠时呼吸停顿,特别是在烟霾时期,而在改善鼻窦炎或鼻塞问题后可以改善打鼾,但不一定能改善睡眠窒息。

陈蓝樱医生(Tan Lan Eng)
陈蓝樱医生(Tan Lan Eng)
胸腔内科顾问

仅30%适合动手术
以轻微程度的患者而言,可以尝试改变睡姿(侧睡)或减重来减轻症状,同时避免在睡前酗酒及吃安眠药,这也可避免颈部肌肉松弛而导致呼吸道被阻塞,但若是已到中等程度或严重就必须咨询医生选择其他的治疗方式,不过并非每一名患者都必须进行手术。按照统计,只有30%的患者才适合动手术。

坊间有着各类声称可改善打鼾的器材,比如枕头,其实这类枕头最终的目的是要让人保持侧睡舒服,不过并没有改善OSA,必须要说明,至今并没有特效药可以一劳永逸解决此症。

常用于中等或严重程度患者的治疗器材是持续性正气压睡眠呼吸器(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CPAP),它通过一个覆盖式面罩向患者呼吸道持续性吹气迫使打开,让患者一整夜都可呼吸,通常在使用后翌日,患者可以明显感觉有所不同。不过由于人体的肌肉具有弹性,不会因吹开太久而不再阻塞呼吸道。换言之,患者必须终身依赖CPAP,不过目前CPAP的体积很小且轻便,方便携带,出国也无须担心。

除了CPAP,专门配制的牙套也是另一类治疗方式,不过它较适合轻度患者,而且价格不菲,在大马并不盛行,它的原理是把软颚往前推,从而避免舌根及扁桃腺等在睡眠时往后塌而阻塞呼吸道。

总而言之,在治疗此症上必须因人而异,医生会视患者的情况来决定治疗方案,因此患者一旦自测到本身已有相关症状,务必尽快咨询医生,以免耽误病情,甚至酿不必要的意外。”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何建兴.2019.11.16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