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药中药保健品能保肝吗?

华人传统上对保肝观念颇重视,尤其是以肝病死亡率偏高的亚洲,自然造就了一个很大的保肝市场,各种保肝资讯和产品更是多得不胜枚举。民众该如何选择?

问:中、西医对保肝的观点有何不同?

答:华人对保肝特别重视,可从传统医学认为肝有“疏泄”功能,可调节全身生理功能的观念看出一些端倪。

中医认为肝对维持全身气的顺畅运行、情绪调和及脾胃的消化功能至为重要,同时更与血液的贮藏和调节、视觉功能及筋的活动等有关。肝在五脏中属木,青色依五脏五色也属木,传统上会认为食用青色的蔬果和食材能够保肝,而网路上亦流传着许多类似的保肝资讯,但其实不少只是个人的意见或经验分享,至于绿色和肝脏健康两者到底有何关联,科学上并无实质依据。

中、西医对肝的观点迥异,就生理学来说,肝是一个约1.5公斤的且没有神经的重要器官,负责制造胆汁、消化、解毒代谢、储存和氧化还原等功用,与中医的观点截然不同,可见此肝非彼肝,两者的差别颇大。中医所指的肝,在广义上还包括了脑及神经系统,也就是肝经的概念,如:肝火大就是指自律神经亢奋的状态。由于立足点不同,当讨论食品与护肝时,在原则、理论和逻辑上往往会产生不少冲突,要用一般生理学的角度来理解中医的保肝观点并不容易。

问:中草药能保护肝脏健康吗?

答:有关不同中草药改善肝脏健康的研究相当多,部份中草药有护肝效果是无庸置疑的,但既然有良好药效就难免也会有副作用,或甚至不同程度的毒性,只适用于中医方剂或药物中,应先经中医师诊断后再开立处方,一般民众绝不宜听信偏方自行随便购买服用。

至于市场上一般非药品类的保健产品,五味子、人参或灵芝等都是常见的保肝素材,相关的研究资料非常多,像是大家熟悉的人参就有促进肝组织再生的潜力,而五味子含有五味子素和三萜类等功效成份,也被广泛用于治疗肝脏疾病方面,有人体实验证实五味子萃取物可帮助降低肝指数,医学上也有利用五味子素为基质开发出抗病毒性肝炎的药物。归纳灵芝的护肝研究,它的提取物或多肽等成份对肝细胞有保护作用,在一些化学性肝损伤的试验中能降低肝细胞的损害。总体上,这些素材保肝机制的研究可谓相当充份,但要食用多少才能达到有效剂量就需视个别产品而定。

欧美其实也不乏保肝食品,水飞蓟(milk thistle)是历史悠久的护肝植物,它又称乳蓟,古希腊人用它来治疗肝病。许多研究都证实它所含的水飞蓟素(silymarin)具抗发炎、护肝、抗病毒及免疫调节等作用,不少护肝实验更会以水飞蓟素作为对照药物,可见它的护肝功效(如:降低肝指数)是受到肯定的。

....
周志辉
食品科学博士

问:保肝!你保对了吗?

答:想要有效的保肝,就要先厘清我们要对肝脏提供什么保护?肝病的起因很多,像是病毒感染、酗酒、毒物(如发霉花生中的黄曲毒素)及过量高脂饮食所引起的脂肪肝,长期下来都会造成肝脏的发炎和损伤,胡乱服用偏方药草、保肝食品或药品也是潜在威胁。目前市售的护肝类保健产品大多以减缓肝脏发炎为目标,但肝病并非只有发炎,降低了肝指数也未必能有效达到保肝之目的。

进行功效验证或确认的寥寥可数,而且保肝的研究范围甚广,实验模式众多,即使某中草药在个别试验中有护肝潜力,也不等于对各种肝病能有治疗或改善效果。民众购买或食用前时,应先多了解这些产品或成份到底能为肝脏提供那些好处或保护,食用剂量和安全性更是不能忽略。

其实,充足睡眠、适量运动、均衡的饮食习惯和起居生活对肝脏健康都同样重要。能尽量减少肝脏的伤害及负荷,就是对肝脏最大的保障,举例来说,若有人怕喝酒伤肝而服用保肝产品,减少饮酒才是最好的护肝方法。总言而之,肝脏是沉默的器官,大家若因感到不适而寻找保肝食品,建议应先行就医以免延误病情。

问:市售保肝食品众多,该如何选择?

答:除了上述的保肝药材外,有些市售保肝产品也会使用叶下珠、七叶胆或牛樟芝等清热降火的药材。整理及分析这些材料的护肝研究,叶下珠有改善脂肪性肝炎的效果,而又称绞股蓝的七叶胆,经人体实验也发现有抗发炎及降低肝指数的潜力,但至于其有效剂量的资料则仍相对缺乏。

牛樟芝是台湾的特有真菌,市售产品有子实体与菌丝体。虽然有研究显示它对酒精性和化学性的肝炎和肝损伤具保护作用,但2013年台湾经济部一项委托的研究曾就部份牛樟芝子实体产品的食用安全性提出疑虑,民众最好是选择有通过长期毒性试验合格的牛樟芝产品,并按照建议剂量食用。

在蚬精的部份,有研究指出动物喂食河蚬萃取物后,对酒精和化学物质所引发的肝炎和伤害有改善效果,因此蚬精普遍给人的印象是能帮助降低肝指数,但消费者需注意这里所指的并非病毒性的肝炎。

另外,还有人会食用箭猪枣(或豪猪枣)来保肝,虽然箭猪枣的治病效果常被夸大,但本质上它其实只是箭猪体内的结石(动物性药材),由钙和一些盐类等所组成,科学上并无证据支持其保肝或治疗肝病的说法。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必要仍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报道:撰文 :周志辉·2017.07.17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