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生命关口系列3之1】疫情无情 人间有爱 改用视频对话  助重症患者活下去

(图:法新社)

医句话:
一场人类浩劫改变了全部人的生活形态,甚至也让医院的作业方式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疫情无法改变医护人员的职业操守,面对恐怖且不明病毒的肆虐风险,医护人员特别是在加护病房抢救病情严重患者的医生及护士,在最坏时刻谱下了最美的倩影。

採取封闭措施 转身泪流满脸
“在COVID-19未爆发前,在加护病房(ICU)执勤已被医护人员视为‘非一般任务’,除了工作性质与普通病房有很大差别及吃重,更重要是送入ICU的患者病情都属重症,有者甚至需要用上各种医疗仪器及药物才能延续生命。

患者要么已经昏迷不醒、没有知觉、无法说话、或就算有意识也是上气不接下气,也有一些是因为药物而无法表达意见,此时的患者已不具备表达自主权的能力,换言之就是在法律上,患者是无法签署有效的法律文件,这与在普通病房的患者有极大不同,因此医生可接触、可汇报病情进展及接下来的程序就只有患者家属,而他们也是唯一可代表患者签署文件的人。

在过去,每当一名患者被送入ICU后,医生在抢救后会致电通知家属到来医院,一来是让家属与患者见面,尽管很多时候患者是处于昏迷状态,但至少可以与患者近距离接触,甚至拉着患者的手等,二来是安排家属在会客室讨论病情,包括医生的诊断及接下来的每一个步骤,此时临终关怀也要介入其中,而是次的会面也是家属必须为患者做决定的时候,医生将把家属意愿纳入治疗范围内。

尽管智能手机的普及化,通过荧幕也能让家属与患者见面,甚至包括与医生洽谈,但手机或平板电脑等并不被医护人员所接受,第一是非正式途径,第二是少了人性化,因此在基于尊重患者的人权上,视频对话只是最后甚至是不被采纳的一种方式。

但当一场史无前例的人类浩劫爆发即COVID-19病毒以席卷全球的方式横扫各国包括大马后,为了防范病毒出现扩散,双溪毛糯政府医院为了避免病毒出现传播必须即刻采取封闭措施,当医院大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家属一律谢绝探访后,被视为重症区的ICU更是首当其冲,哪怕家属苦苦哀求要到来见患者也不被允许,此时的医护人员只能通过电话与家属耐心讲解,但电话的那一端却是声泪俱下,医护人员最终也必须狠下心把电话挂断,但转过身却也是泪流满眶,但在形势严峻时,又能怎样呢?我们只希望家属可以体谅。

视频对话 新常态下沟通方案
在疫情开始爆发初期,由于一切都是处于摸索阶段,包括医护人员面对疫情的操作守则还没出来之前等,因此ICU在初期并未把视频对话(video call)视为解决沟通的替代方案,但在接二连三的数起病例后,医护人员终于想到可用视频对话方式让家属可以‘见到’患者,而在这之后也陆续获得善心人士的捐助,让这个在以前不被采纳的成了在‘新常态’下的解决方案,至少家属可以通过荧幕看到可能是患者最后的一面,或在插管前让家属最后一次听到患者的声音。

值得一提的是,视频对话在疫情期间带来的效果非常正面,比如一些本来病重至无法举手的患者,一看到视频荧幕上的家属,竟然缓缓举起手来挥舞,或者一些患者在荧幕上见到家属后,第二天即可有精神地看着医护人员,因此见到家属后所带来的心理鼓励,对患者的病情康复有极为关键之处。

视频对话的运用让医护人员感受到疫情固然无情,但人世间依然有爱的存在,例如获得善心人士捐献智能手机,患者终于看到家属后的反应等温情画面。
 

20200704_DrLee
李秋筑医生(Lee Chew Kiok)
雪兰莪双溪毛糯医院重症医学专科顾问

无法陪伴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当一名患者最终在ICU去世后,过去的做法是院方会通知家属到来领取遗体,在太平间领取遗体后根据不同的宗教仪式为死者送别,这是对死者最后的尊重。对于华裔,死者的瞻仰仪式、出殡及下葬等都格外重视,但因着疫情的缘故,过去的这套方式已不被允许,若COVID-19的确诊者去世后,必须在当天由政府防疫人员安排前往火化,家属仅能拿到骨灰而已,这是另一种煎熬,尤其若是该名家属无意之间把病毒传染而导致死者不治,相信毕生也难以原谅自己。

早前就有一名患者,其家庭成员从外国回来,但却没注意到已在外国感染病毒,于是病毒在家里传开,导致年迈患者被传染,由于情况危急被送入ICU抢救,但最终仍死于并发症,其家庭成员由于在隔离期间,因此尽管在同一医院但却不获准相见,事后悲痛及自责不已。

还有一起病例,情况危急只有些许清醒的患者在插管前问医护人员,‘我是不是会死呢?我不想死,我还想和家人讲最后一句话。’一句简单的话却让医护人员倍感心理煎熬,而这名患者在2至3天内就不治,由于妻儿也被隔离中,因此无法送终,只能由一名远方亲戚代领骨灰。

对于家属而言,可以陪伴患者走完人生最后一程是很重要,但疫情却无情地把这一切给毁了,不仅无法陪伴在患者身边,甚至有者连最后一面也无法见到,更遑论让死者可以入土为安,这就是疫情下另一残酷面,家属必须独自承受内疚以及心理障碍,也是普罗大众所看不到却实实在在上演的悲剧。

行管令保住长者性命
截至6月初,双溪毛糯政府医院的ICU录得逾10宗死于COVID-19的病例,死者以男性居多,死因都是肺炎并发症,如心脏衰弱、肺部硬化、肾功能衰竭以及细胞因子释放症候群或大家较为熟悉的细胞因子风暴(Cytokine Release Syndrome,CRS)等。

由于这类受感染的患者年龄普遍较大,身体器官难免已开始退化,甚至出现衰竭,因此一旦感染后因免疫力较差容易出现危急情况,因此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政府于3月18日实施的行动管制令(MCO)是很正确的措施,它确实起到保护长者的功效。

在传染病的病理中,长者是属于高风险群,行动管制令实施后人人在家,也让长者必须乖乖在家,因此受到感染的风险也大大减少,继而降低了死亡率,换言之行动管制令是有必要的。

儿童无症状传播 少抱为妙
再来是卫生部在行动管制令期间积极展开大规模的检测行动,一旦发现确诊者即刻送院隔离及治疗,一旦在观察期间出现情况有变就采取对症下药的方式,包括用上抗病毒药,以及是否有出现免疫力异常症状等,在早察觉早治疗早痊愈的大前提下,确诊者的病情因及时得到控制而不至于出现病危,这或许就是大马的COVID-19死亡率比起一些国家来得低的原因所在。

而这一点与新加坡的情况有些类似,当地除了对社区采取管控措施,也为大部分客工进行检验,及早找到确诊者并进行治疗,因此避免出现高死亡率。

值得一提的是,儿童虽然不是确诊高风险群,更多是无症状,但也因此可能会发挥‘传播’作用,因此疫情期间应尽量避免抱孩子。”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 何建兴 · 2020.07.04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