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染疫 失业财困 癌患就医率跌 NCSM出手助买药

医句话:

在亚洲,过去一年COVID-19导致许多癌症服务中断。然而,即便能够继续提供医疗服务,一些患者也由于害怕受感染,而延迟预约、治疗和随访。此外,受疫情影响,他们也面对不同方面的难题,其中就包括失去收入来源,导致无法继续接受治疗;一些患者也由于政府的财政因素而无法获得癌症新药等。

“此次我想分享关于大马癌患在COVID-19期间所遇见的一些问题。特别要强调的是,癌症护理是连贯性(continuum)的,无论是从预防和风险减轻、筛检,到诊断、治疗、存活(survivorship)或临终照护,都会产生额外的开销,包括最简单的交通费。

疫情对处于不同阶段的癌患有不同影响,譬如对于需要确定性诊断的患者面对了侵入性诊断和分子检测的推迟。作为降低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感染风险措施的一部分,一些侵入性检查如支气管镜和大肠镜检查延后。实验室的分子检测的资源也转为用于检测COVID-19。

对于即将开始或继续治疗的患者,由于一些具有能力治疗癌症和COVID-19的三级政府医院的风险降低措施,部分的手术、化疗和放疗被推迟。此外,一些患者因为行动管制令(MCO)而难以前往少数配备了癌症治疗设备的政府医院就医,同时也由于无法获得精神健康介入、缺乏方便的支持性治疗服务,出现精神健康问题。

基于相同原因,已完成治疗的患者一样难以获得社会心理支持服务,也无法参与无限期暂停的复健项目。对此,大马国家癌症学会(NCSM)也与癌症支持团体合作,继续通过网络渠道为癌患提供服务,譬如用国语、华语、淡米尔语和英语4种语言提供线上饮食、心理学和辅导等讲座。

直接与药厂协商 药费至少省20%

另外,我们也已预见许多人受疫情影响而失去工作,有些患者甚至由于财务问题而无法继续接受治疗。一些原本在私人医院接受治疗的癌患只能转到政府医院,与此同时许多原本在政府医院接受治疗的患者,也由于政府的财政因素而无法获取新药。

对于这些患者,若被发现能从该药物中获益,那么NCSM可介入帮助他们以较低的价格购买药物。通常这些患者需要转到私人领域接受该(新药)治疗,或从私人药剂行、医院购买该药物,而这些都会产生额外费用。

NCSM是通过直接与药厂协商以获得特殊价格,之后以该价格将药物提供给患者直接购买。NCSM并不会从中加价(mark-up prices),因为我们的任务是为了帮助患者,好让他们能够节省高达20%至30%的费用,且能够获得政府无法提供的某些新药。此外,我们也努力寻找替代方法,譬如提供送药服务好让居住在各地的患者都能获得帮助。

外坡癌童和照护者可免费入住

疫情期间,我们所有的中途之家(halfway home)也照常运作。大约有70%至80%的儿童癌患是在吉隆坡中央医院(HKL)接受治疗的,而在过去20年以来,我们一直为这些从外坡前来的儿童癌患和照护者提供免费住宿。

应HKL儿科部门的要求于1996年启用的儿童希望之家(Children’s Home of Hope)共有9间家具齐全的客房,其中7间提供给普通癌患,另外2间是专门为骨髓移植患者准备的。该住所也设有一个公共客厅、用餐区、厨房,以及一间充满玩具和书籍,让儿童能够参与互动活动的游乐房。此外,我们也提供基本杂货、清洁、洗衣和往返医院的班车服务。

NCSM内部有受英国游戏治疗(Play Therapy United Kingdom,PTUK)认证的游戏治疗师,会与儿童一起进行游戏治疗,以帮助他们表达情绪、理解和接受自身医疗状况,并培养他们更加独立。此外,我们也提供饮食和营养建议,以及照护者的辅导和支持服务。迄今我们已接待了超过1500名儿童癌患和照护者。

筹备成人中途之家

实际上,我们也正在准备提供给成年癌患的中途之家。HKL目前负责治疗来自6个不同州属的癌患,而这些像是来自霹雳或彭亨的患者需自行来到吉隆坡接受化疗或放疗。由于他们不会被安排住院,需要预定酒店或民宿,让住宿费也成了负担之一。如今疫情雪上加霜,致使我们希望成立成人患者的中途之家,地点预计会在国家心脏中心(IJN)附近。

截止1月中旬,该屋仍在进行装修和翻新,未来预计能为自吉隆坡以外、在HKL接受治疗的癌患,每月提供240床/晚。这里的‘床/晚’,指的是供给患者和照护者的可使用床位数。由于每名患者的治疗方案和计划不同,住宿时间长短会随着变化。所有的住户是完全免费的,而这将由HKL根据他们的临床状况和社会经济状况而定。”

-
穆拉里达兰医生(Murallitharan Munisamy)
马来西亚国家癌症学会(NCSM)董事经理

 

疫情癌困1问:多重因素推迟治疗恶化癌症

问:能分享一些疫情期间所观察到的癌患状况吗?
穆拉里:若提延误治疗现象,仅我本身就有超过30名的患者,譬如一名来自彭亨的患者,本该在3月进行活检和随后的手术,然而她的预约先是推迟到了五六月,期间也由于担心感染而害怕到医院,最终在9月才进行了活检。不幸的是,她的癌症分期也从前期往后移,乳癌快速恶化(aggressive)。另外,一些患者则是有出行的问题,譬如需要从彭亨或登嘉楼前往吉隆坡接受治疗的患者,有些是交通不便或得不到批准,因此NCSM安排了有学会标志的车辆去载送他们,尽可能减少延误治疗的时间。

多国癌症筛查喊卡 免费亦“无人问津”

“及时的诊断和治疗是决定癌症治疗成功的关键因素。COVID-19对整个亚洲医疗体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包括癌症服务。随着各国进入新常态,我们也强烈敦促癌患不要延误就医,尽快获得正确的服务,以便有更高的治疗成功率。

过去一年,COVID-19已造成了许多亚洲癌患的服务中断,一些国家也暂停了癌症筛查。然而,即便能够继续提供医疗服务,一些患者也由于害怕受感染,而延迟预约、治疗和随访。尽管现在已恢复正常,我们可以发现2020年2月至3月,新加坡国大癌症中心(NCIS)的首次就诊率下降了9%,而随访则下降了30%。另外,一项对于印度480名肿瘤外科医生的调查中,估计有约19万2000名患者的癌症诊断可能出现延误。在印尼,免费的年度子宫颈抹片检查的预约也下跌了75%。

为了帮助与保护前来就诊的癌患,许多医疗机构已调整和采取新做法,以降低COVID-19传染风险。在许多国家,远程医疗已成为癌患服务的重要部分,能够让医护人员如肿瘤内科医生,在患者无需离家的情况下保持联系和检查。

创新模式重建“信心”

另外,患者就医途径(patient journey)也有所改变,譬如印度的塔塔纪念医院(Tata Memorial Hospital)就避免了需要多次输血和长时间住在加护病房(ICU)的复杂手术。至于新加坡国立癌症研究所(NCCS)则是调整了一些患者的治疗计划,也为被评估为癌症高风险的新转诊患者,安排同一天进行影像诊断和活检,以减少他们需要到医院的次数。

目前亚洲各地区的医疗体系都通过引进一系列创新和有影响力的护理模式,以应对疫情所带来的的干扰,继续提供有效的医疗服务。许多癌症中心也采取了降低感染风险的措施,以鼓励人们在有需要的时候前来面谈咨询。让公众、癌患和幸存者放心,是建立他们重返医院和接受适当筛检、照护的信心的关键。”

-
庄伟裕教授(Chng Wee Joo)
新加坡国立大学癌症中心(NCIS)总主任
血液肿瘤内科高级顾问
(照片由NCIS提供)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杨倩妮.2021.02.03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