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类药物芬太尼爆红 用得好是药品 用不好是毒品

医句话:

药物滥用一直是文明社会其中一大弊病,更是一个国家的潜在危险之一。根据报导,芬太尼已经在美国造成数万人死亡惨剧;在大马,由于卫生部严谨管制,芬太尼等药物被滥用的情况并不严重,而滥用毒品如摇头丸或冰毒等却是国家最为棘手的社会问题,不过要彻底打击毒品必须结合多个不同政府单位,如警方丶海关丶其他相关单位甚至民间力量等,唯有全民向毒宣战,才能完全根除毒品问题。

日前,强生(Johnson & Johnson)制药厂被指助长鸦片类药物成瘾,遭美国俄克拉荷马州法院判罚5.72亿美元(约24亿令吉)。强生被控的两款药物分别含有芬太尼(fentanyl)及他喷他多(tapentadol)两种有效成分,两种均是合成鸦片止痛剂。此外,在近期的中美贸易战中,其中一项导火线就是芬太尼。一夜之间,芬太尼爆红,许多人都在好奇此药为何物。

须医生处方 仅医院可供药

“在中美贸易战中众多因素中,其中一项乍看之下不起眼但却往往酿紧张关系的鸦片类药物-芬太尼,是中美贸易谈判的重点之一。早前在美国已发生多过量服用而丧命的悲剧,随后美国把矛头指向中国,并强调芬太尼危机是源自中国的生产,而另一边厢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禁毒办)则多次表明当局已严厉打击非法芬太尼生产,同时强调美国本土芬太尼滥用事故与两国贸易谈判是‘两回事’。

在大马,芬太尼虽因中美贸易战而骤然爆红,但几乎没有在本地掀起任何风波,甚至普罗大众对它也非常陌生,彷佛芬太尼是个神秘药方,归根究底是卫生部严谨把关,严格管制这类镇痛药物,仅限医院才有,甚至只有合格医生才可获准处方芬太尼。

芬太尼是属于1985年危险毒品法令(特别防范措施)管制下的药物,药剂师必须根据合格医生开处方后才进行配药,同时必须记录患者的资料及所给分量,另外也依法进行监管,包括购买丶储藏及配药过程必须一一被记录,确保不被滥用。

而在大马市面上常见的镇痛药物有扑热息痛(paracetamol),可在普通商店或超市等购得,其次是非类固醇消炎止痛药(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NSAIDs),它可在社区药剂行购得,至于芬太尼这类属鸦片类(opioid)药物则较少会用上,一般上只有末期癌症患者才会用到,或是用于住医院病人在手术后的短期镇痛。

芬太尼风波无延烧大马

值得一提的是,芬太尼或镇痛药物风波没有蔓延至大马的另一原因是,一般药物通常是本地制造,大大降低了成本,只有少数受到专利权保护的新药才从外国入口。

多年来卫生部没有接到滥用镇痛药物的正式投报,不过却曾发现一些长期使用非鸦片类镇痛药物如扑热息痛,导致肝损伤的案例,同时也发现一些瘾君子在毒瘾发作时,不惜代价企图用鸦片类药物来解毒瘾(鸦片类药物的价格比一般毒品价格贵)。

此外由于以前一些止咳药水含有鸦片类药物成分,瘾君子也对止咳药水‘爱不释手’,不过如今的止咳药水已经不再含鸦片类药物成分,因此滥用止咳药水的投报近乎绝迹。

必须强调一点,举报滥用药物人人有责,任何人一旦发现有人不管是药剂师丶医护人员甚至是医生利用职权来滥用药物,可以即时向卫生部甚至警方举报,这也是防范滥用药物的全民措施之一。

-
李文材医生(Lee Boon Chye)
卫生部副部长兼心脏内科顾问



和MCMC合作 监督网上非法售药

至于在卫生部方面,对镇痛药物的管制措施是无论是进口丶制造丶运输丶储藏丶销售或配药都必须通过合格药剂师,而销售和配药也同时需要有医生处方笺,有关药剂师必须时时检查及对照每一项纪录,而这些纪录都必须在卫生部长期监管下进行。

至于可能被滥用的药物如鸦片类药物丶镇定和安眠药则会根据危险毒品法令管制,卫生部也通过随机检查以确保没有被滥用的情况出现。

另一方面,卫生部鼓励患者必须了解药物的适当应用,并且也和马来西亚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MCMC)合作,以监督是否有不法分子企图通过互联网销售非法药物等活动,只要一发现蛛丝马迹即可采取行动。

无论如何,大马滥用药物情况与世界强国相比是小巫见大巫,对于政府而言,打击毒品才是最为迫切的任务,尤其是各种新型毒品等,因为这类毒品逐步吞噬着年轻人,以及典当了国家的财务及未来等。”

国内镇痛药 吗啡美沙酮更常见

“因中美贸易战而瞬间爆红或‘炸开了’的的芬太尼是本地药剂中鲜少被提及的一种药物。芬太尼这字眼乍听下以为是时装或珠宝品牌,但其实它的近亲就有几种常见的镇痛药物,如吗啡(morphine)和美沙酮(methadone)等,它们皆属于鸦片类。其余同类的镇痛药物有双氢可待因(dihydrocodeine)丶羟考酮(oxycodone)丶可待因(codeine)和哌替啶(pethidine)等。

作为鸦片类镇痛药物的一种,芬太尼最初研制的目的是为病人缓解疼痛,它普遍应用于手术麻醉和癌症患者,尤其是癌末患者的重度疼痛和慢性顽固性疼痛;世界卫生组织(WHO)曾在2000年明确指出在所有止痛治疗方法中,鸦片类止痛药是癌症疼痛治疗中必不可缺的药物,尤其是在缓解中或重度的癌症疼痛,因此可以这么说在某种程度上,芬太尼扮演者天使的角色,可让患者缓急止痛,并且也是癌症救星。

可是一般民众对于鸦片类镇痛药物尤其是吗啡及美沙酮等持有负面印象,理由是它会叫人上瘾,但长期的临床实践证明,以治疗为目的的鸦片类药物,只要是在医生常规剂量与规划化使用下,发生成瘾的几率实际上极为罕见(低于万分之三)。

“横行”美国娱乐圈

其中拥有注射及贴片剂型的芬太尼在医疗界是十分受欢迎的止痛药,特别是在一些无法口服的患者,长效性贴片的芬太尼更是适合。当然,照护者在为患者使用芬太尼时也需注意其副作用如恶心丶呕吐丶便秘丶晕眩丶嗜睡等,与医生有效沟通,调整适合的剂量。

不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一旦芬太尼或鸦片类药物被滥用及上瘾,它顿时会显露‘魔鬼’的一面,摇身一变为‘第三代毒品’,这也是为何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扛上的原因,其实鸦片类药物滥用与上瘾更应视为一个全球性的公共卫生问题。

以美国娱乐圈为例,明星艺人对芬太尼并不陌生,曾参与《饥饿游戏》系列电影的奥斯卡影帝霍夫曼(Philip Seymour Hoffman)丶美国知名摇滚歌手王子(Prince)的死因与芬太尼有关,此外不时可在英澳等地意外新闻提及的‘僵尸毒品’(Zombie drug)也有芬太尼成分。

比吗啡强效50至100倍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资料,芬太尼被昵称‘中国白’(China White)或‘中国女孩’(China Girl),比吗啡止痛药效强50至100倍,这也解释了为何在美国因芬太尼过量使用导致死亡的案件暴增,初步估计每年有1万8000名美国人死于芬太尼过量,远比一般人熟知的海洛因与羟考酮为多,跃居为美国最致命的药品。

不仅如此,更可怕的是在国外还有非法实验室贩卖芬太尼原料(化学品NPP和4-ANPP)以及不断改变芬太尼的配方,因其成分变化多,使用者时常不自知其中已被混入危险成分,导致致命意外频密发生。

根据马来西亚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Dangerous Drugs Act 1952),芬太尼属于‘常见和常用’的危险毒品,在医院的配药处有一套严格的管控制度,首先,医生根据患者情况所需开出处方,经药剂师审查,专人登记在专用药册丶再从加锁的专用保险柜内取药与配药,最后由另一位药剂师核对才发放药物。

此外,使用过的空药瓶丶空注射瓶丶贴片废贴等还需交还回收,所以一般民众在社区药剂行内很难有接触或购买的管道,因此滥用情况是受到控制。

-
陈诗欣(Chan Si Yan )
药剂师



癌痛用药增加 非成瘾所致

回到癌症患者药用部分,很多时候,癌症患者及家属担心鸦片类药物导致服用者上瘾,部分家属坚决不同意使用这类型的止痛药,即使拿了药物,也阳奉阴违地减少剂量甚至搁置一旁。

其实大量临床研究证明,这些药物在常规剂量下产生成瘾的现象是非常罕见的。癌痛病人用药的增加,多为病情的发展和药物身体耐受的表现,出现身体依赖是正常生理与药理学现象,与所谓的成瘾是完全两回事,不应该成为自行减药或停药的理由。

反之,及时应用适量的止痛药更安全及有效,所需的止痛药强度和剂量也最低。研究显示,长期得不到有效止痛治疗的癌痛患者,容易出现因疼痛导致的神经系统功能紊乱而造成难治性疼痛。

两大类型:注射剂vs透皮贴片

芬太尼主要分为两大类型,即注射剂和透皮贴片,在坊间民众较少机会接触到注射剂,而芬太尼贴剂一般是每3天更换一次,因此须注意几点使用法:

1)远离热源处
在国外曾发生癌症患者贴着芬太尼贴片还盖着加热被睡觉,家人屡叫不醒而紧急呼叫救护的事件,这是由于高温可增加皮肤对药物的吸收,使药物在短时间内突然大量释放进入体内,导致严重后果。

一般上,药剂师都会建议把贴片存放于室温约摄氏25度的环境且保持密封包装,使用时尽量不要直接暴露在过热环境中如桑拿或电热毯等。

2)选择干燥无毛且没有伤口的部位
芬太尼贴片和一般酸痛药布不同,不是哪里痛贴哪里,而是选择腰部以上干燥无毛,没有伤口的部位。

3)勿随意丢弃,可退还医院或药局。
如有未曾使用过的贴片剂,也应退还医院或药局,以维护管制药品正当使用。过去曾有病患将贴片任意丢弃于家中的垃圾桶,造成小孩误用而死亡的案例,因此必须谨慎视之。

总的来说,用得好是药品丶用不好是毒品,让芬太尼等鸦片类镇痛药物回归医疗用途的‘天使’一面,关键就是提高警惕丶加强监管,防止滥用的同时,也要照顾到需要鸦片类药物的患者。”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何建兴.2019.10.15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