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疫苗安全 成败影响整体免疫计划

全球竞逐研发COVID-19疫苗之际,人们对疫苗接种的信任度也是关键。一款疫苗若出现不良反应,所影响的将是包括其他疫苗的整体免疫接种计划。因此,当一款疫苗传出错误讯息或是出现不良反应,政府或相关部门的反应要迅速,才能在“大火”蔓延之前将它扑灭。

“我认为提升疫苗信任度有多方面的障碍。如果你看世界卫生组织(WHO)所指的‘3C’,分别是信任度(confidence)、自满情绪(complacency)和便利性(convenience),就知道疫苗犹豫(vaccine hesitancy)的成因是多面的。当然,反疫苗接种组织在社交媒体上日益增长的影响,以及网络上各种错误和虚假讯息,也需要被关注和解决。

论及谁该负责提供或推广疫苗资讯和益处?我认为是利益相关者。如果看世界各地关于疫苗信任度的研究,你会发现大众其实相信医学专业组织,譬如儿科协会、医药协会、妇产科学会或营养协会等。其他则包括如卫生部、医疗前线人员等,最后是媒体如报章、杂志和社交媒体。

我认为倡导疫苗接种仍取决于医学专业组织,譬如由医生和专家们发起的‘为生命免疫(Immunise4Life)’组织,通过报章和社交媒体分享‘从头到脚’的疫苗接种讯息,也设立了网站和脸书让大众浏览,这其实也是一种方式。此外,我们也发现即便提供好看的图表,大众更倾向于能够引起共鸣的故事(storytelling)方式,而非一堆事实和数据。

特别是面对专注力不长、容易感到无聊和懒惰阅读长篇文章的年轻一辈,使用视听方式去推广的效果会更高。

大众其实是相信医生的。美国人口研究发现,相比起毫不提及,一名医生提出疫苗话题时,一个人或一名患者会接种流感疫苗的可能性会增加。若该诊所也提供疫苗接种,那么接受的可能性将会提高5倍之多。我们不要忘记,一些医生本身是反对疫苗接种的,这也是需要解决的问题。另外,我们也可针对医疗保健人员进行培训,譬如Immunise4Life曾在2019年提供护士和基层医疗人员的全国性培训计划,当中也教导如何应对对疫苗存疑或犹豫的父母等。

吉打疫苗拒绝率最高

我赞同利益相关者应该合作,包括政府、私人领域和公民社会组织(CSO)等。然而,我们也不要忽略拥有社交媒体影响力的网红和名人,他们拥有庞大的粉丝群,可接触到年轻一辈。Immunise4Life就曾与马来天后拿督茜拉玛吉(Sheila Majid)一起合作推广早期的肺炎链球菌疫苗接种。这些合作的点击率都非常高,虽然我们尚未知道真正影响到多少的人去接种疫苗。当然,媒体报导也有助于提高疫苗信任度,譬如在2019年杪大马有流感病毒的爆发,媒体也作出相应报导,大众自然而然也关注,再加上疫苗费用可负担,可看见12月和次年1月的疫苗接种率增加90%。

在大马或印尼等国家,宗教影响和情操也对疫苗信任度有所影响。卫生部2013年至2019年的数据发现,乡村地区拒绝疫苗接种的趋势有所增加,譬如东海岸州属和沙巴等,而吉打则是我国疫苗接种拒绝率最高的州属。一般认为疫苗拒绝和犹豫较多出现在受教育和城市人口中,以至于我们忽略了如吉打、登嘉楼和吉兰丹这些州属都有宗教老师,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一些人会认为接种疫苗是非伊斯兰(un-Islamic)的。为了克服这一点,我们会邀请宗教领袖参与相关讨论,譬如当宗教司(mufti)与我们一起合作时,情况会有很大的不同。因此,每个国家都必须了解当地疫苗拒绝和犹豫的主要原因,针对性地去解决。”

-
拿督祖基菲里医生(Zulkifli Ismail)
亚太区儿科协会(APPA)秘书长
儿童心脏专科顾问



不良反应为最大障碍

“我相信推广疫苗接种最主要的障碍是害怕施打后出现不良反应,而能够提升疫苗信任度最好的是拥相关知识。公众在使用新疫苗之前,应让他们知道接种目的、益处、方式和可能出现的反应。其实有时候一些不良反应事件并不是由疫苗引起的。

我认为政府应向公众宣导使用疫苗,一些特别学会如传染病学会也能分享正确的知识。每当提及健康资讯,公众一般会比较相信医疗专业人员,但当中并非所有都了解疫苗,如果他们给了错误的讯息,让公众留下错误印象,就会影响疫苗信任度。因此,制药厂推出新疫苗后也有责任将相关讯息传递给医疗专业人员。若他们本身对疫苗有足够的信心,有助于提高公众的接受度。

我明白医生可能无法在会诊时劝说每一名患者接种疫苗,不同科别的医生擅长的领域也不同,但是他们应该在被询问时正确地回应和解释。这非常重要,因为有时一个小小的错误讯息,可毁掉一个好的疫苗接种计划。我们可以举办一些给医生、护士甚至是记者的研讨会,让彼此可以询问和表达想法,以减少可能发生的状况。

通过媒体分享新疫苗资讯

此外,谣言向来传播得很快。若一款疫苗有任何错误的讯息,当地政府应该迅速收集数据并站出来澄清,那么也许就能‘大火’蔓延之前将它扑灭。疫苗可预防许多疾病和严重后果,但这些通常不会被大肆报道;一旦有任何不良反应,就会成为新闻头条。

以台湾为例,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CDC)的反应其实很快,发现了不良反应的导因与疫苗无关后并告诉媒体,可是我们无法控制媒体,所以最重要的是沟通,让大众知晓真实情况为何。或许多办一些记者会,给媒体想要的讯息是缓解的方法之一。

总而言之,在使用一款新疫苗之前,应该通过媒体去分享相关资讯,好让公众了解新疫苗。过程中,有关当局应尽快和透明化地对不良反应事件作出反应。另外,我对于提升疫苗信任度也有个想法,那就是从教育做起。如果一名孩子从学校得知疫苗的益处和安全性,那也许会有更多人接受疫苗。”

-
邱南昌医生(Chiu Nan-Chang)
台湾马偕儿童医院儿科主任
台湾儿科医学会理事


疫苗信任度1问:以菲骨痛热症疫苗为鉴

问:COVID-19疫苗会影响疫苗信任度吗?
祖基菲里:我们无法承受一个可能无法起效用,或是出现不良反应、甚至是严重不良反应的疫苗─无论该反应与疫苗相关或无关,因为它终将影响整体免疫接种计划。以菲律宾的骨痛热症疫苗争议为例,影响的不仅仅是该疫苗的信任度而已,当地人民对其他疫苗的接种率也下降,随后也导致了麻疹的爆发。因此,我们要对COVID-19疫苗非常谨慎。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杨倩妮.2021.01.07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