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冠病-19患者食慾不良 肠胃ACE 2数量最多为关键

医句话:

感染COVID-19主要的表现为呼吸道症状,但是消化系统症状也可以是感染COVID-19的亚型群组。要知道ACE 2是COVID-19主要的受体,可以通过细胞膜将人体内部细胞与外部相连,而胃肠道可说是ACE 2聚集最多的部位。

“胃肠道可以受到COVID-19的影响,主要因为胃肠道上皮细胞附着血管收缩素转化酶2(ACE 2),这是COVID-19主要的受体,可以通过细胞膜将人体内部细胞与外部相连。这种情况也同时发生在肝脏。

如果根据ACE 2在人体的分布,胃肠道可说是ACE 2‘群聚’最多的部位,比呼吸系统还要多。因此,感染COVID-19的患者也会出现一些胃肠道症状,包括食欲不振(79%)、腹泻(34%)、呕吐(4%)和腹痛(2%)。数据显示,高达16%的COVID-19患者只有胃肠道症状的表现,而没有呼吸道症状。

虽然胃肠道‘群聚’着许多ACE 2,理应成为病毒最容易入侵的部位,但胃肠道有特殊之处,就是分泌胃酸来‘消毒’,因此,大部份COVID-19病毒都被胃酸阻挡在外,只有小部位的病毒可以躲避胃酸进入肠道。

数据显示,接近80%的COVID-19患者都有缺乏食欲的胃肠道症状,主要因为人体受到病毒感染后会引起细胞激素风暴(又称细胞因子风暴,cytokine storm)的免疫反应 ,并产生许多副‘产品’,令人感到疲倦无力和缺乏食欲,而COVID-19引起的细胞激素风暴是非常严重的。

抑制胃酸或让病毒入侵

提到COVID-19的高风险群,多数人会联想到年长者、‘三高’代谢疾病患者、呼吸系统疾病患者等多数已患有慢性疾病的人。其实,肠胃疾病也有慢性疾病之分,例如炎症性肠病(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IBD)、肝硬化、慢性肝病患者、肝移植受赠者等,这些病人免疫力较低,是感染COVID-19的高风险群。

肝脏也是属于人体消化系统的一部分,因为肝脏会产生抗体,如果肝脏受损的话,抗体的产生欠佳,免疫能力自然差。

一些之前已患有胃肠道疾病且免疫力受损的患者可能有感染COVID-19的风险,例如肝硬化、慢性肝病和肝移植受赠者。不过,IBD患者的COVID-19病发率与普通人群没有差异。

有一种假设是,使用质子泵抑制剂(PPI)等降胃酸药物的患者可能会因为胃的酸性降低,使病毒有机会穿过酸屏障进入人体,这令我们感到担扰。不过,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以证实这一点。

一些药物,例如用于治疗IBD或肝脏移植者的类固醇疗法可能会抑制免疫系统并使COVID-19恶化。

肠胃症状较久病情较轻

医学期刊上报导许多涉及大批患者的研究都显示COVID-19与胃肠道症状相关。随着越来越多的病例分析,如今已有对COVID-19更详细的整合分析(meta analysis)报告出炉,即各医院多个研究的结果整合统计法,以致我们对疾病更加了解。

一般而言,与呼吸道症状的患者相比,胃肠道症状患者的COVID-19病情较轻,这是肠胃病患者感染COVID-19的特别之处。

中国的研究显示,肠胃病患者的症状发生期较久,但是相比其他非肠胃病患者则感染COVID-19的病情较轻。

许多患者就是因为感染COVID-19后出现急性症状,例如高烧、呼吸困难等陷入病危的程度,这种发病时间短但是病情严重的情况令人难以招架。

-
郑会宝医生(Tee Hoi Poh)
肝肠胃内科顾问
马来西亚肝肠胃学会财政


未必所有阳性检测具传染性

肠胃病患者之所以病情较轻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频密腹泻而没有被联想到是COVID-19症状或没有被确诊。

研究指出,这些病人由于没有被视为感染者,所以也没有到医院接受治疗,反而搜获的数据显示,有一群偏向于胃肠道症状但病情不算严重的病人曾到诊所挂诊。

即使消化系统症状的患者清除病毒需时更长,但这并不意味着病毒对人体的损害更大。从许多临床病例中,我们知道阳性检测可能只是病毒脱落(viral shedding)和不活跃,而患者通常没有感染性,由于病毒核醣核酸(RNA)还在,所以拭子检测显阳性反应。

其实,许多COVID-19感染者的阳性检测需要一段时间才会转为阳性反应,我们可以从大马首个感染COVID-19的运动员证实这点。也是大马链球名将的黄秀捷在确诊感染COVID-19后进行多次检测都显示阳性反应,最终住院两个月后宣告出院。

马来西亚卫生部早在5月26日宣布,病人入院接受治疗两周后即使COVID-19 PCR检验呈阳性反应仍可出院。

抽烟提高ACE 2表现

ACE 2是病毒进入人体的链接。COVID-19表面的尖峰与人体细胞上的ACE 2受体结合并得以进入人体。有研究表明,严重型COVID-19的高风险者具有较高的ACE 2水平表现,即成人的ACE 2水平高于儿童、男性高于女性,这当中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许多男性是烟民(抽烟可提高ACE 2表现)。

一些心脏疾病也会提高ACE 2表现,所以有ACE 2抑制剂治疗。当我们知道ACE 2是病毒进入人体的‘入口’后,就可以开发出用于对付COVID-19的药物。例如抗ACE 2抗体可用于阻断病毒与受体的结合。另外,TMPRSS2抑制剂可用于防止COVID-19进入宿主细胞,目前仍处于研究阶段。

以症状治疗为主

在还没有特效药面世以前,感染COVID-19的治疗主要是症状治疗,即不断尝试可行的治疗或药方,多数是抗病毒的药物,而且没有对人体带来太多的副作用即可。

迄今为止,在COVID-19中使用益生菌的理由来自于间接证据,因此,我们不建议对COVID-19病人盲目使用常

规益生菌,除非我们进一步了解COVID-19的发病机理及其对肠道菌群的影响。
所谓预防胜于治疗,尽管我们发现马来西亚的病例有所减少,但手卫生、戴口罩、避免拥挤的地方以及遵循政府实施的SOP仍然很重要。”

胃肠道症状与COVID-19 2问:嗅觉神经位鼻樑 易感染受伤害

问1:胃肠道是ACE 2最多的部位,但是为何呼吸系统症状却是COVID-19感染者主要的发病症状?
答:由于COVID-19是通过飞沫(droplet)的方式传染,即口鼻黏膜接触到具传染性的飞沫而进入人体,因此呼吸系统还是COVID-19主要的传染途径,这就是为何感染者多数有呼吸系统症状的原因。

问2:感染COVID-19后有失去味觉和嗅觉症状,是否与肠胃有关?
答:失去味觉和嗅觉的症状与胃肠道并没有直接关联,主要是病毒攻击相关的神经所致。特别是嗅觉,因为嗅觉神经位于鼻樑处,是感染COVID-19首当其冲的部位。这主要是在欧洲成为流行后被发现的症状之一,中国的研究报告反而未提出这方面的症状,这有可能是病毒已经突变所致。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特约.笔录/摄影:包素菡.2020.07.20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