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药

林仁吉/中医治焦虑症 首重疏肝理气 宁心安神

问:我今年64岁,男性,已是退休人员。2011年曾做过“通波仔”手术,目前正在吃稀血药、心脏药和降胆固醇药物。家庭医生在2012年曾经怀疑我患有轻微的焦虑症,并建议我去看专科医生,但是我没有去(如果我感觉到非常焦虑时,我会吃半粒镇定剂),自我控制,一直以来相安无事。

从8月20日开始我时常感觉心慌,浑身不自在,我就吃半粒镇定剂来缓解它;情况时好时坏,我的食量还是很好,睡眠质量却不理想,每隔2至3小时会乍醒,若不能再睡下去且心慌,我会吃半粒镇定剂(我会尽量不去吃它)。平常并没有喝酒和抽烟的习惯。请问我该怎么办?

从你提供的病史资料,建议你可以重新咨询你的家庭医生,看看你的焦虑、心慌、失眠是否和潜在疾病如男性更年期症候群、甲亢或甲减、心衰、心律不整(血管成形术病史)或正在服用的药物相关,以进一步治疗或纠正潜在的医疗状况。

若家庭医生已经怀疑你患有严重的焦虑症,并已转介给精神科医生,最好根据建议寻求专业的帮助,切勿自行用药,特别是精神科类药物的剂量和副作用,需要专业医生的判断和调整。

问药

陈朝颖/精神药神经药同服 须医药指导 减潜在风险

问:安非他酮(bupropion)、多虑平(doxepin)和普瑞巴林(pregabalin)这3种药一起吃,会有什么副作用吗?

答:首先,这3种药物都是处方药,通常由医生根据患者的具体病情来开具。它们分别用于不同的精神和神经系统疾病,例如忧郁症、焦虑症和神经痛等。在开始说明它们彼此间的影响前,希望读者们能明白每一个人对药的反应都不一样,所以发生以下副作用的风险或几率当然也会因人而异。

同时使用这3种药物对于某些方面的风险的确会增加。例如,这些药物都可能引起嗜睡、头晕、记忆力减退和心率改变等不良反应。在同一时间使用,这些副作用可能会相互迭加,导致不适或加重现有的症状。更重要的是,这3种药物可能会相互干扰或影响代谢,从而改变其血液浓度。这可能导致某种药物在体内的浓度过高或过低,增加药物毒性或减弱疗效。因此,患者应该避免自行调整药物剂量或同时使用这些药物,以免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

问药

焦虑症分4证型 身心调治才奏效

问:想请问中医可否治焦虑症?

答:焦虑症以广泛和持续焦虑或反复发作的惊恐不安为主要特征的精神障碍疾病。焦虑或恐惧往往无实质内容或与现实处境不符合,常伴有头晕、胸闷、心悸、呼吸急促、口干、尿频尿急、出汗、震颤等植物神经症状。随着现代越来越多人承受日益增加的工作和家庭压力,加上疫情的影响,焦虑症的病发率日趋增多,根据2017年国家健康与病发率调查,有29%大马人患上忧郁症和焦虑症,较2011年的12%增加1倍以上。

焦虑症在中医学中归类为“郁证”、“惊悸”、“脏躁”、“失眠”等。《黄帝内经》提出“思则气结”,“惊则气乱”,“惊则心无所依,虑无所定,神无所归”,可见早在两千多年前古代中医已对精神障碍有了初步临床观察。一般上,焦虑症可大致分为4种证型:

一、肝气郁结型:情绪不宁、郁郁寡欢、喜爱叹气、胸闷、腹胀、食欲不振、咽中有痰梗塞感,治以疏肝理气,用柴胡疏肝散。

二、气郁化火型:烦躁、易怒、口苦、失眠、小便浓黄、大便秘结,治以疏肝泻火,用丹栀逍遥散。

问药

陈文恬/焦虑症分4证型 身心调治才奏效

问:想请问中医可否治焦虑症?
答:
焦虑症以广泛和持续焦虑或反复发作的惊恐不安为主要特征的精神障碍疾病。焦虑或恐惧往往无实质内容或与现实处境不符合,常伴有头晕、胸闷、心悸、呼吸急促、口干、尿频尿急、出汗、震颤等植物神经症状。随着现代越来越多人承受日益增加的工作和家庭压力,加上疫情的影响,焦虑症的发病率日趋增多,根据2017年国家健康与病发率调查,有29%大马人患上忧郁症和焦虑症,较2011年的12%增加1倍以上。

焦虑症在中医学中归类为“郁证”、“惊悸”、“脏躁”、“失眠”等。《黄帝内经》提出“思则气结”,“惊则气乱”,“惊则心无所依,虑无所定,神无所归”,可见早在两千多年前古代中医已对精神障碍有了初步临床观察。一般上,焦虑症可大致分为4种证型:

一、肝气郁结型:情绪不宁、郁郁寡欢、喜爱叹气、胸闷、腹胀、食欲不振、咽中有痰梗塞感,治以疏肝理气,用柴胡疏肝散。

二、气郁化火型:烦躁、易怒、口苦、失眠、小便浓黄、大便秘结,治以疏肝泻火,用丹栀逍遥散。

成人健康

量力而为 多点规划 不让忧郁焦虑 偷走佳节乐

医句话:

对于佳节忧郁症或焦虑症患者,佳节就是一种压力,只因佳节期间所要面对的一切及开销都会成为患者的压力,因此,我们要量力而为,尤其是在财务规划方面,再找到属于自己的减压方式,好让我们能享受农历新年,不再恐惧佳节。

“佳节为每个人带来愉悦及快乐,但对于某些人会因而陷入忧郁及焦虑,这些症状并称为佳节忧郁症或佳节焦虑症,属于精神疾病的一种。

在讲解佳节忧郁症或佳节焦虑症之前,必须了解什么是忧郁症或焦虑症,这两种都是心理疾病,前者的症状有持续性心情低落、长期缺乏愉快及兴趣、郁闷、烦躁、注意力不集中、过度内疚、失眠,严重者更会有幻觉、幻听、自残或自寻短路的念头,而后者的症状有莫明恐慌及害怕、焦虑、担心、紧张、呼吸急促、冒汗、手抖、头晕、坐立不安、失眠等。至于佳节忧郁症或佳节焦虑症指的是,患者在佳节前或期间,陷入这些负面情绪里。

疾病疗法

封锁产生巨大孤独感 诱发成瘾痴迷行为

医句话:

COVID-19疫情和封锁使大家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焦虑,生活也起了重大的变化,这些因素造成的压力导致性生活和品质显著下降,更不用说在狭小的室内空间和另一个人相处太久所带来的问题。

“根据COVID-19疫情对精神健康的全球估计,重度忧郁症和焦虑症分别暴增5300万宗和7600万宗。这是一个可以预见的情况,因为我看到越来越多的病患被逼改变生活作息,如果这些患者之前有社交焦虑,如今将会更加严重。

疫情落实的封锁令首先会导致各种不适反应,首当其冲的是人脑退化的问题。大脑老化实际上是正常发生的。

根据埃故塞特大学和国王学院的研究人员,在封锁期间对超过6000人进行随机调查发现,那些患有忧郁症和焦虑症的民众有更差的认知测试表现。

孤独伤害如同抽烟酗酒

问医

杨申兴/受焦虑症忧郁症困扰 服药4年仍不癒 3方面着手干预

问:我母亲今年56岁,身体验血报告都没什么大问题,不过她有焦虑症和忧郁症的困扰;4年前开始接受精神科医生检查,直到今日每天都有吃药,附上她服用的药物清单。

但是这些日子以来,她会一直感到身体和精神疲惫,整个人提不起劲,然后身体只要一点小毛病比如肚子不舒服、脚痛及头痛,整个人就会开始坐立不安,感到紧张然后就会哭,目前这些情况使得她无法有良好的正常作息
想请问医生,为什么她吃了药那么久,她的病情还是没办法很好的控制或康复呢?

医生解答:

服了多种药已4年了,为什么还久病不愈?从你的来信可知你母亲还是承受着焦虑以及忧郁的煎熬,服药多年也未见康复,在解答你母亲的状况为何久病不愈,让我们先重温心理及情绪的发病因素,你可以查看以下图表。

问医

心跳快冒冷汗未必心脏出事 甲亢贫血焦虑症皆可能

问:我想了解关于心律及心脏的问题,过去的一年来,我饱受心脏的影响,之前曾照心电图,但被告知没有问题。

最近我的心跳很快,而且会出现手脚颤抖,半身无力及冒冷汗等,甚至胸口不时会感觉痛。

我的心跳每分钟是122次,这是属于正常吗?至于我的血压分别为收缩压125以及舒张压为92,这还行吗?如果不对,这是否为中风或心脏病的前兆呢?

此外,我经常会冒冷汗,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究竟是什么疾病呢?最后是我该咨询哪一科医生呢?

问医

愈逃避愈恐慌 认知行为疗法 引导患者纠正偏差

问:我没有慢性疾病,但一直饱受焦虑症和恐慌症困扰。

2018年,当时我前往咨询精神科医生,随后医生开了2种药物,分别是羟哌氯丙嗪(perphenazine 4mg)和氯硝西泮(clonazepam 5mg),分量是早晚各半粒,在服药后情况有所好转。

到了今年,我的焦虑症和恐慌症再次发作,于是再次前往咨询医生,这次所开的药除氯硝西泮,也增加舍曲林(sertraline 50mg)及艾司西酞普兰(escitalopram 10mg),皆是睡前吃,分量是氯硝西泮一粒,后两者皆半粒。

Q1:请问以上的药物吃多是否会有副作用呢?
Q2:请问是否有其他方法来应付焦虑症及恐慌症呢?

问医

深呼吸运动 改善焦虑 抚平不安情绪

问:医生,我先生今年60岁,没有慢性疾病,不过他有焦虑症的困扰,2002年时曾接受精神科医生检查,之后医生开了两种药物,分别是舍曲林(sertraline)和阿普唑仑(alprazolam),分量是早晚各半粒,吃了大约8周后情况有所好转。

可是在2019年7月份,他的焦虑症再次发作,这次医生给的药物包括艾司西酞普兰(escitalopram)、氯硝西泮(clonazepam)以及一种治疗思觉失调症的药物,可是效果不好,因此在11月份已经停止服用艾司西酞普兰及氯硝西泮,目前只是吃着阿普唑仑和治疗思觉失调的药物,分量是后者(晚上)半粒以及阿普唑仑(白天)半粒,因为医生说情况轻微。

请问该如何去应付焦虑症呢?谢谢医生。




医识力

以「服务、实用、互动」为目标,同时提供五大服务范围:(一)提供医学须知; (二)提供医院、科系指南(; 三) 指导养生、防病、治疗的选择参考; (四)透过医疗讲座与读者面对面交流; (五)回答读者的医疗/用药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