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正规後辅助治疗 马中治癌政策大不同

案例:
庆波早前因癌症入院,也进行了放化疗,但最近他申诉常常口干,胃口不佳,有时对妻子说现在的生活简直生不如死,早知不要接受治疗,妻子也只能在旁偷偷掉眼泪。

有一天妻子在医院看到一份传单,原来在医院里设有传统医药部门,後者强调的是辅助治疗。於是,她拿着传单找上了相关部门,并向医护人员了解就诊流程後,随即回去告诉庆波这个好消息。

和主治医生商讨後,庆波获得主治医生的推荐转介信,以前往传统医药部挂诊。随着中药介入,西药副作用愈渐缓解,他的生活质量获得改善。

采取预约制 谢绝walk-in
“国家癌症中心(NCI)传统与辅助医药科室有提供两种治疗方案,分别是中草药治疗及针灸服务,惟传统与辅助医药科室属於专科医疗,根据国家医药制度,所有到来求诊的患者都必须先获得主治医生的转介信,同时这里是采取预约制,谢绝无预约求诊(walk-in)。

针灸服务主要是针对因肿瘤所引起的慢性疼痛,加快中风後遗症的康复,以及舒缓因放化疗所引起的恶心及呕吐症状,而中草药治疗则着重在支持及辅助癌症的正规治疗。我们不鼓励在化疗期间用上草药,主要是顾忌草药会与化疗方案有冲突,但针灸相对安全,过去亦有患者在放化疗期间进行针灸,从而缓解放化疗所引起的副作用。

以中草药治疗而言,癌患必须获得专科医生的推荐信,如放射科丶脑科丶耳鼻喉及头颈外科丶乳房外科等,接受治疗的门槛相对较高,至於要获得针灸服务的患者,则只须获得普通医生如诊所医生的推荐信即可,这是因为我们希望到来的患者都已经接受癌症正规治疗,或者已掌握相关的资讯。

重视治疗 更注重关怀
其实从传统与辅助医药科室成立以来,不时有患者突然到访,要求我们给予治疗,但因为制度所限,护理都必须苦口婆心劝请他们与主治医生商量,一旦获得转介信即可安排。要强调一点,我们的医护人员绝不是冷冰冰的机器,我们重视治疗也注重关怀。

由於我曾先後负笈大马及中国两地,因此了解中西医如何治疗及看待肿瘤。两国除了在医疗政策上有所不同,治疗也大不相同,以大马为例,肿瘤患者必须先经过正规治疗包括放化疗後,才能接受辅助治疗,但在中国,肿瘤患者是可以选择同时中医治疗及西医化疗的。

在我们过去的案例中,确实有肿瘤患者态度坚决不接受放化疗,只肯吃中草药,只是这类行径我们绝不鼓吹,这也是为何我们坚持一定要有专科医生的转介信,确定患者已完成相关治疗及风险评估,因我们必须遵守国家的医疗政策。

根据中国科研报告,选择中西医治疗肿瘤患者的生活素质比先接受放化疗才用辅助治疗的患者来得好,也因此在传统与辅助医药科室,我们会斟酌在化疗与化疗的间接期(14天内)下一些中草药来舒缓患者的病情。不过要强调的是,在患者接受化疗的当天,我们不会建议用药,因为从一些数据中发现,某些中草药会对化疗药物产生作用,因此能免则免。

在传统与辅助医药科室有2位药剂师,因着有他们,医生在开药时也能加倍安心,尤其是在一些小细节上,比如中药与高血压药物必须隔开至少2个小时,或者是哪些细节必须叮嘱患者等,这能确定用药安全。”

-
林仁吉医生(Lim Ren Jye)
NCI传统与辅助医药科室主任

临床执业指南并合中医四诊
“有别於一般政府医院看诊,传统与辅助医药管理局特别为传统与辅助医药部推出临床执业指南(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来为患者看诊。西医有所谓的视触叩听,根据中医理论也有所谓四诊,即望闻问切,因此我们除了根据总部的临床执业指南,也会把中医四诊带入一起合诊,以扶正祛邪为治疗原则,进行辨证论治。

以流程而言,首先我们会视患者的病情严重性来安排,随後是翻阅专科医生附上的病历,从而掌握患者在接受正规治疗後的情况,而接下来的辅助治疗就是我们的治疗范围。要强调的是,我们这里提供的是辅助治疗(complementary),并非替代治疗(alternative),患者一定要经过正规治疗,或者已经了解治疗过程及风险,在患者同意及获得医生推荐信下才能转介到这里接受治疗。

传统与辅助医药治疗涵盖所有肿瘤,如肺癌丶肝癌丶脑癌,就连相对罕见的血液肿瘤丶或者睾丸癌等都包括在内。

另外,以中草药治疗为例,每一名患者的看诊时间不少於30分钟,因此在过去只有2位医生看诊的情况下,即林医生和我,平均一人一天可见10位患者,但随着早前一名合约制中医师加入後,目前我们每天可诊治25位患者,而针灸师一天所接的患者也有大约15人,以肿瘤治疗後出现的慢性疼痛及中风为主。

各司其职 11人撑起一片天
在传统与辅助医药科室的医护人员分为公务员与合约制,以林仁吉医生而言,他的本科是西医,过後获政府奖学金前往中国攻读中西医结合硕士学位,随後再前往南京大学攻读中医博士学位。至於我本身则是乌克兰克里米亚国立医科大学本科毕业,随後获卫生部安排前往北京中医药大学攻读中西医结合临床硕士学位,学成归国後接任卫生部传统与辅助医药管理局首席助理主任,主要是负责政策发展,目前在NCI传统与辅助医药科室进行中医肿瘤的临床与科研工作。

目前在全球提供中西医结合硕士学位的国家不多,除了中港台之外,就只有美国及澳洲,马来西亚并没有这类学位;按照一般程序,医学生在完成本科後前往上述有提供中西医结合硕士课程的国家攻读学位,接下来即可选择为中医或西医。

目前在传统与辅助医药科室共有11位医护人员,除了我和林医生,尚有2位药剂师丶1位针灸师丶1位合约制中医师丶护士和行政人员,是一个由11人所组成的团队,每一个工作天我们可为近40位患者提供治疗服务。”

-
张家玄医生(Teo Chiah Shean)
NCI传统与辅助医药科室中医师

 

-
NCI传统与辅助医药团队大合照。左起为护士孙慧汶丶护士西蒂诺诗丶药剂师陈诗欣及江佳盈丶林仁吉医生丶张家玄医生丶护士韩礼贤丶行政人员诺玛丝丶针灸师梁筱君及护士尤斯哈妮。

传统与辅助医药2问:辅助非替代疗法
问1:请问在传统与辅助医药科室接受诊治与政府医院会有哪些不同之处呢?

答:我们除了依循传统与辅助医药管理局所推出的临床实用指南,也会加入中医四诊即望闻问切,要强调传统与辅助医药科室所提供的治疗是辅助,不是替代。

问2:请问在传统与辅助医药科室的医生究竟是中医还是西医呢?
答:目前在传统与辅助医药科室共有3位医生,除了一位是合约制中医师之外,另外2位是中西医结合的医生,分别是林仁吉医生及张家玄医生,他们的本科是西医,过後前往中国进修中西医结合硕士学位,而林仁吉医生更上一层楼,在完成中西医结合硕士学位後继续攻读中医博士学位,目前已是南京大学中医博士。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丶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何建兴.2018.11.22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