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75%糖友超重 瘦身可降糖! 马大体重管理计划明年开跑

医句话:
糖尿病的管理不仅是漫长之路,更需要患者的自律态度,不过近年来糖尿病的管理,特别是不同的治疗药物出现,让患者多了一线希望,而早前的一项研究更证实,通过改变生活作息可逆转糖尿病,进一步鼓舞了医生及患者的信心。

“在慢性疾病中常被提及的三高包括了糖尿病、高血压及高血脂,其中糖尿病的历史可追朔至1500年前的古埃及,但直到上世纪其病理机制才被科学实验所证实,根据国际糖尿病联盟(IDF)于2019年发布的数据,在2019年全球共有4亿6300万人罹患糖尿病,预计到了2030年将飙升至5亿7800万人,到了2045年更达到惊人的7亿人,而每年因罹患糖尿病而出现并发症并导致的死亡案例以千万来计算,医疗负担更是属于天文数字,因此把糖尿病视为人类健康祸害之一也不为过。

以大马为例,根据2019年国家健康与病发率调查(NHMS),全国大约有390万名糖尿病患,简称糖友,而病发率更从2015年的13.4%上升至2019年的18.3%,相等于每5名成人就有1人是糖友,可是却有接近一半即49%的患者并不晓得自己已患有糖尿病。

糖尿病可分为3大类,即一型糖尿病、二型糖尿病(T2DM)以及妊娠期糖尿病,其中仅二型糖尿病就占了95%,即胰脏无法制造所需胰岛素、因肥胖而造成胰岛素阻抗(insulin resistance)、肾脏或肝脏代谢受损有关以及出现肠泌素(incretin)阻抗或缺乏有关。

至于一型糖尿病则是因着患者的自身免疫系统攻击体内的β细胞,以致无法分泌胰岛素,这类患者多是小孩及年轻人,而妊娠期糖尿病顾名思义就是发生在女性妊娠期,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的研究发现,当孕妇在妊娠期出现糖尿病,其胎儿在长大后出现糖尿病以及肥胖症的几率也会比其他孩子来得高。

非长者专属 年轻糖友占12.5%
如果仍有人把糖尿病视为‘老人家’的事,那真的大错特错,因为如今40岁以下的糖友越来越多,以瑞典和香港的人口统计,40岁以下的糖友占总人口的5%至6%,而在大马,根据国家糖尿病登记局(The National Diabetes Registry,NDR)在2020年的数据,年轻糖友的比例竟然达到惊人的12.5%。

导致糖友年轻化的祸首之一就是饮食,尤其是快餐文化盛行以及对营养缺乏概念,以我的门诊为例,很多患者并不晓得淀粉类除了米饭之外,也包括面条、米粉、包点等,曾有患者对我说‘医生,我已减少饭量,为何血糖还是不下?’,结果在追踪后发现原来他虽然减少了饭量,但却以粿条来取代。

关于饮食,我会向大部分糖友推荐由卫生部所建议的‘我的健康餐盘’(suku suku separuh)计划,即每一餐中淀粉类占四分之一,另外四分之一是蛋白质,最后蔬菜必须要一半或更多,而这个健康餐盘计划不仅适用于糖友,也适合想要健康饮食及减肥的男女,当然对于健身男女,则可以调整,即减少淀粉类而增加所需蛋白质。另外除了食物的选择,烹调方式也必须注意,可选择蒸或水煮,减少煎炸。

运动是控制血糖包括减重的关键之一,正确的运动概念是每周5次至少30分钟的运动量,而且不适宜间隔超过2天,如果能保持每天运动则会更好;对糖友的建议是饮食和运动必须双管齐下,即减少摄取500大卡的同时,也要保持足够的运动量,这样才能控制血糖及达到减重效果。

从数据显示75%的糖友,属于肥胖或超重的男女,他们罹患糖尿病几率很高,而大马肥胖男女就占了人口的一半,因此若把肥胖视为全民公敌并不为过。

另外运动的选项包括了有氧运动、肌肉重量训练、平衡运动及增加骨质运动等,对于不想在户外或大汗淋漓的男女,可选择在傍晚或在健身房运动,甚至考虑在家进行静态运动如瑜伽等亦可。

睡不够易乱吃
最后则是睡眠品质以及压力管理,根据我之前在海外进行的研究,睡眠时间长短必须与年龄相符,即:

◎学龄儿童(9至11小时)
◎青少年(8至10小时)
◎年龄介于18至64岁的成年人(7至9小时)
◎年龄在65岁以上的长者(7至8小时)

当一个人的睡眠减少时会增加他暴饮暴食如吃零食的几率,同时也会造成荷尔蒙失调。另外之前行管令(MCO)期间,压力除了影响了很多人的心理,在研究中也发现它加剧了糖尿病的病情,适当地纾解压力不仅可避免精神疾病,也可达到改善糖尿病的效果。

吃药打针一辈子?
在谈及糖尿病治疗或管理时,一般上是针对二型糖尿病,它可分为非药物类以及药物类,非药物类指的是生活作息包括饮食及运动的改变,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英国一项针对初期糖尿病患非药物的研究,近期捎来好消息,那就是经过为期一年在饮食加上运动的改变下,有患者成功做到‘逆转糖尿病’的‘不可能任务’(mission impossible)。

在过去,当患者被医生诊断为糖尿病患后,吃药及打胰岛素将会是下半辈子的命运,但这项研究却彻底改变了这个本来不可逆转的命运。

首先患者必须是初期糖尿病患,尚未需要用上打胰岛素,之后医疗团队包括内分泌科医生、饮食治疗师(dietitian)、运动医学(sports medicine)的医生、药剂师以及护理等会评估患者的情况,再拟定其饮食及运动计划,每日的热量摄取必须低至850大卡,然后每3个月复诊一次即可。

20211117_Dr Lim
林俐伶副教授(Lim Lee Ling)
马大医药中心内分泌内科顾问

减重至少10公斤 57%能缓解
而研究结果发现在第一年,患者的糖尿病缓解率达到46%,到了第二年虽有所下降,但仍达到36%的缓解率,这显示了改变饮食加上运动可达到长久效果,相比那些没采用改变生活作息,却想要逆转糖尿病的患者,最终也只达到4%的缓解率而已。

另外,体重与血糖控制是息息相关的,当体重减少的同时,糖尿病的缓解率也会更高,根据计算,当一名糖友能减去10至15公斤的体重后,糖尿病缓解率可达到57%,若能减去15公斤或更多的体重,那缓解率可达到86%。

以马大医药中心(UMMC)为例,类似的医疗团队一直都在努力筹备中,但因着COVID-19疫情的缘故而暂停,不过预计明年可正式展开,届时这项类似体重管理(weight management)的计划将造福更多初期糖尿病患,特别是医护人员将以一对一的方式跟进患者情况,即每一次患者回来复诊将由同一批医护人员接见,从而达到最好的疗效。

GLP-1促效剂降糖控体重
近年来治疗糖尿病的药物出现飞跃式的发展,除了以往的双胍类(biguanides)药物(如二甲双胍metformin)、磺醯尿素类(sulfonylureas)、DPP-4抑制剂或者注射胰岛素之外,更增加了SGLT 2抑制剂以及胰高血糖素样肽-1促效剂(GLP-1 agonists)。

GLP-1是人体肠道荷尔蒙,属于肠泌素的一部分,它除了可刺激胰脏分泌更多胰岛素,亦可抑制升糖素(glucagon)的分泌,从而调节降低血糖中的葡萄糖浓度,此外它也抑制胃部的排空(gastric emptying)并产生饱足感,同时也有抑制食欲及控制体重的效果,可是人体的GLP-1会被二肽基肽酶-4(DPP-4)代谢,因此使用不会被DPP-4所分解的GLP-1促效剂就能达到其效果。

长效型1周只需注射1次
研究指出,GLP-1促效剂除了参与血糖调节及控制体重的功效,也有保护心脏、肾脏及肝脏功能,并且被列入最新第六版《二型糖尿病管理临床实践指南》的重点使用药物之一,在指南中也提及,高风险的二型糖尿病患可在使用二甲双胍时或之后即可用上GLP-1促效剂,有望取得良好的疗效,而目前的剂量多是长效型,即1周注射1次,短效型已越来越少,主要是考量到长效型更适合糖友。

GLP-1促效剂适用于不同年龄或不同程度的糖友,包括肾丝球滤过率估值(eGFR)指数只剩下15,即将要迈入洗肾前也可用上它。那使用GLP-1促效剂是否会有哪些副作用吗?几乎没有,只有少部分的糖友在初期使用时会作呕,原因是因为GLP-1促效剂有抑制胃部,因此会造成作呕感觉,但一般上两周后作呕感觉就会消失。

不允用于减肥或瘦身用途
那GLP-1促效剂是否已获准在政府医院使用呢?是的,在马大医药中心GLP-1促效剂已获准用在内分泌科(endocrinology)、肾脏科(nephrology)以及心脏科(cardiology)的患者,但必须是获得医生诊断后才能使用它,并且要有医生处方( prescription)。

至于隶属卫生部(MOH)旗下的政府医院,目前仅批准在内分泌科接受医生诊断后,以及获得医生推荐下,患者才能享有领取GLP-1促效剂的服务。

至于在私人医院,糖友在获得医生处方后亦可前往药剂行购买,不过一般上受促必须获得主治医生讲解如何使用以及可能会有哪些副作用,包括若选择停止使用的话,会有哪些潜在的伤害等。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GLP-1促效剂的其中一个功效是控制体重,但根据其药品标签已注明是给予糖友,因此并不允许使用在减肥或瘦身服务上。

从医生角度来看,GLP-1促效剂的出现无可否认可造福更多的糖友,不过在糖尿病的控制上,从生活作息下手包括改变饮食及适量运动仍是最佳拍档,甚至可起到逆转初期糖尿病的功效,因此在预防胜于治疗的理念下,饮食及运动仍是对抗糖尿病的两大基石。”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何建兴.2021.11.17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