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资’多少”系列(上)】癌症医药费吃不消.“病人援助计划”成曙光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6日讯)当一个人被确诊患上癌症时,或许有人会觉得已经被宣判了死刑,然而对病患而言,死刑意味着的不只是癌症所导致的死亡,而是沉重的医药费令人无法负担、甚至面临破产,最终唯有选择放弃治疗,这才是真正的死亡原因。

癌症曾经被誉为是不治之症,但时至今日的医学发展,某些癌症已经被归类为“慢性病”,而不是绝症,甚至可以与其他常见慢性病如糖尿病、高血压成为药物可控制的慢性病,只要吃药就能确保不死。

然而癌症患者却没有这些慢性病患者这么幸运,政府津贴了大部份的医药费,让患者可以用低廉价格购买药物,控制病情。相对的,癌症患者所获得的政府津贴是非常有限,在众多癌症中,只有血癌是获得政府一半津贴,即使是最多人患的乳癌也不例外。

无法承担昂贵的医药费,还有一个方法,就是接受“病人援助计划(Patient Assistance Program)”,由医生或相关后援组织推荐给药剂公司,以获得免费或以优惠价格获得药物或疗法,也可以说参与新药实验计划,以解决患者所面对的经济问题。

参加援助计划撑过10年

61岁的罗先生(东马诗巫人)就是在“病人援助计划”下受惠者。他10年前确诊患上肾癌,之后做了切除肿瘤手术,但肿瘤已经扩散,于是接受化疗,但仍不能控制肿瘤,医生最终建议尝试新药。

虽然罗先生有购买医药保险,但也只能负担二至三个疗程的费用,之后就需要自费,每个疗程需要2万令吉。当时他曾因为无法负担而想过放弃,幸好主诊医生推荐他参加“病人援助计划”,他才得以继续疗程,一直持续至现在。

肾癌不是大马常见癌症,而且没有明显症状,所以当发现时通常已是第四期,罗先生也是如此。在切除一个肾脏之后,肿瘤扩散至肺部,唯有吃药控制。

根据临床纪录,晚期肾癌患者即使接受标靶疗法,生存期只有半年至两年,但因为罗先生被选上参加“病人援助计划”,靠药物控制病情,存活了10年。

50%乳癌病者 缺乏治疗而死

“一起对抗癌症(Together Against Cancer,TAC)”协会主席林德恩指出,在各种癌症当中,只有血癌是有获得政府高额津贴,其他癌症只有少部份,甚至是完全没有,即使是人数最多的乳癌也没有得到如其他大马常见疾病,如糖尿病、高血压等大幅津贴。

林德恩认为,癌症是灾难性疾病,医药费昂贵,甚至足以令人破产,但政府给予癌症医药费的津贴却很少。在众多癌症当中,只有血癌获得50%津贴,其他癌症是少之又少,患者必须自行承担医药费。

他表示,从1990年开始,癌症的死亡率在发展中国家已经大幅下降,变成慢性病,死不了,患者需要与癌症共处,但前提是必须有能力负担昂贵的医药费。

以2012年大马死亡率为例,有13万6836名国人死亡,癌症占了约2万1700人,而乳癌死亡率是2千572人。其中50%乳癌患者是缺乏治疗而死亡。他强调:“如果这些病人得到资助或津贴,让他们有能力接受更好的治疗,就可以避免死亡!”

根据最新数据,国人缴付医药费有27%都是用信用卡,一旦超过偿还能力,就会陷入经济危机,可能未到死亡已经破产,所以癌症是极需要政府津贴的疾病。 

在大马的医药体制中,常见疾病是获得最多津贴与赞助,无论是政府或私人机构,如洗肾现在已经是全面津贴,每年3万5000名洗肾病人当中,洗肾费用高达12亿令吉,分别有政府津贴30%、公共服务局津贴11%、社险13%、回教基金局11%及其他慈善组织9%、医药保险6%及其他私人机构捐款19%。

他觉得,癌症没有获得与其他慢性疾病同等对待,可能是有关方面认为癌症是绝症,无需浪费金钱与时间在医治癌症,但这对癌症病人很不公平,因此是时候检讨及改变我国的健保政策。

向药商要求降药价10%

“病人援助计划”的配额有限,并非所有患者都符合资格成为受惠者。它是由药剂公司所设立,为病患提供经费或免费使用新药或新疗法。

“为了减轻病人负担,政府应该与药剂公司协商,至少要求减低10%的药物价格,直接的让所有病者从中受惠,而不只是停留在用纳税人的钱去帮助小部份病人。尤其是少数人使用的药物,政府更应该去协商。”

林德恩认为,“癌症不是单一疾病,不同的癌症患者有各自的后援组织,没有团结在一屋檐下,因而缺乏凝聚力向政府争取权益或求助。唯有多人发出声音,政府才会正视问题,如乳癌协会,是众多癌症后援组织中最庞大的一个协会,应该代表会员向政府传达声音,争取如血癌患者获得一样的津贴,让广大的乳癌患者受惠。”

1/3肾癌晚期才被发现

临床肿瘤科顾问医生拿督莫哈末依布拉欣以罗先生为例,肾癌是一种不易被发现癌症,三分一患者发现时都是晚期,5年存活率只有23%,早期确诊者只有11%。

他说,癌症不只是生理病,也是一个公共健康课题,对于晚期患者,医生能做的只能把它变成慢性病,控制症状,在拿捏要给病人采用哪些疗法时也不容易,除了是患者对有关疗法的反应之外,也要考虑高剂量药物对病人的副作用,所以早期癌症患者的存活率很低。

他表示,从2006年至2014年,癌症患者的存活率已经大有提升。但在这段期间,很多患者都面对财务问题,这不只是大马病人的问题,即使欧美国家也面对同样问题,甚至破产,因为病人可能无法再工作,但又要承担高昂医药费,所以就催生了“病人援助计划”,为病人提供免费的靶向治疗,把癌症变成慢性病,患者存活率可以延长达10年之久。

“其实很多国家的癌症患者都获得政府资助,我们也应该朝这方向,为国内癌症患者拟定一个长期方案。经济往往是癌症患者死亡的原因,而不是癌症本身。”

盼政府正视病患权益

依布拉欣表示,“病人援助计划”有很多种,也有不同的做法,有的是提供全免药物或疗程,有的则受限于合约,药物价格不可低于其他国家,所以有时会以“卖一送一”的方法资助患者。

他也认同政府在与药剂公司协商上没尽力,因为药剂公司在制定药物价格时是依据欧美成本,但国人却是以马币来购买药物,根本无法追上欧美的水平,所以即使新药获准在本地使用,也因为价格问题而无法登记在“蓝皮书”之下(注册允许在政府医院使用药物)。另外,病人后援组织需要发出更强大的声音,甚至医生也应该发声,敢于提出这些问题,让有关当局正视癌症病人的权益。

/癌症支援团体联络/马来西亚防癌醒觉学会(The Cancer Advocacy Society of Malaysia,EMPOWERED)

Tel:03-77268806

大马国家癌症学会(National Cancer Society Malaysia,NCSM

Tel:03-26987300

乳癌福利协会(Breast Cancer Welfare Association,BCWA)

Tel:03-79540133

所有文章及广告内容所提及的产品、服务或是个案只供参考,任何疑问请向有关部门询问或请教医生。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报道:张露华‧2016.12.16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