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20国人1甲亢或甲减 推介首个甲管CPG 确保患者获最佳护理

医句话:

MyEndo全国性甲状腺研究推动了大马首个《甲状腺疾病管理临床实践指南》(The CPG for Management of Thyroid Disorders)的制定。研究显示大马共有5.5%的人口患有甲亢或甲减,意即每20名大马成人便有1人受影响,表明了甲状腺疾病是常见的疾病。相关指南将指导医护人员以最佳方式治疗各种甲状腺疾病,确保患者得到最佳护理。

“大马首个《甲状腺疾病管理临床实验指南》共有10章152页,综合了140道临床问题和270项建议,涵盖了除先天性甲亢和甲状腺癌的所有甲状腺功能疾病。我将为大家讲解当中的关键临床建议。

由于自体免疫疾病格里夫氏症(Graves' disease)造成的甲状腺功能亢进症(hyperthyroidism,简称甲亢),应采用抗甲状腺药物(Anti-thyroid Drug,ATD)如carbimazole、methimazole及propylthiouracil(PTU),放射性碘治疗(Radioactive Iodine Therapy, RAI)或甲状腺切除术治疗。指南里也列明了这些治疗方式的利弊,让医生能做出对患者最好的选择。

若选择ATD为格里夫氏症的初始疗法(primary therapy),则应持续使用该药物大约1年至1年半,若当时的促甲状腺激素(Thyroid-Stimulating Hormone ,TSH)水平恢复正常,则应停药。我们不建议服用ATD超过1年至1年半。此外,我们也特别注明,所有服用ATD的患者在出现发热疾病(febrile illness)和咽炎发作时,应检查白血球分类计数。

左旋甲状腺素 甲减首要疗法

左旋甲状腺素(Levothyroxine,LT4)替代疗法是治疗甲减的首要方法,最好是空腹服用,譬如早餐前1小时或睡前,饭后至少3小时。这是因为有些保健品和药物可能会干扰左旋甲状腺素的吸收效果。对于原发性甲减的左旋甲状腺素替代疗法,可以从全替代或部分替代起始,以血清TSH水平为目标逐渐增加剂量。若是继发性甲减,则要视游离甲状腺素(free thyroxine)水平而定。

所有疑似甲状腺结节或结节性甲状腺肿,或是在其他影像学检查中发现异常者,应接受甲状腺或颈部的专用超声波检查,以查看是甲状腺肿大亦或是淋巴结肿大,这有可能是癌症的征兆。以下情况建议进行手术:

●症状性压迫或大甲状腺肿(>80克)
●对RAI的吸收相对较低
●证实或怀疑为甲状腺恶性肿瘤(譬如细胞学检查可疑或不确定)
●大甲状腺结节,特别是大于4公分、功能不全,或于甲状腺造影检查中发现功能减退。
●合并需要动手术的副甲状腺机能亢进(hyperparathyroidism)
●促甲状腺激素受体抗体(TRAB)水平特别高
●中度和重度的格里夫氏眼病变患者


孕期甲亢怎么办?

患有甲亢的女性,若需要高剂量的ATD以达到甲状腺功能正常状态,应考虑在怀孕前接受确定性治疗(definitive therapy),如RAI和甲状腺切除术。对药物carbimazole控制良好的女性,可在尝试怀孕前转用PTU。妊娠短暂性甲状腺毒症(Gestational Transient Thyrotoxicosis,GTT)主要依靠支持疗法,出现妊娠剧吐的情况需补液和住院,若症状严重则采用β受体阻断剂,不建议使用ATD。

对于妊娠期亚临床甲减,我们将之分为两种情况进行LT4治疗,以减少流产和造成风险:

a)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TPOAb)阴性的孕妇
-若TSH高于10 mIU/L,建议LT4治疗。
-若TSH高于妊娠期特定参考范围,或高于4.0 mIU/L,可考虑LT4治疗。

b)TPOAb阳性的孕妇
-若TSH高于妊娠特定参考范围或4.0 mIU/L,建议LT4治疗。
-若TSH高于2.5 mIU/L而少于4 mIU/L,可考虑LT4治疗。

对于在孕前已接受LT4治疗的孕妇,建议在怀孕时增加30%至50%的LT4剂量,消融后(post ablative)甲减应考虑较高的剂量,而自体免疫性甲减应考虑较低的剂量。”

-
拿督玛弗兹荣誉教授(Mafauzy Mohamed)
理大医院内分泌内科高级顾问
大马《甲状腺疾病管理临床实践指南》委员会主席

 

探讨建立甲状腺疾病数据库

“在甲状腺疾病方面,我国向来引用国际的实践指南对医护人员进行培训。如今能够向大家展示最新且完整的临床实践指南,MEMS感到十分高兴与自豪,这是许多人共同努力的成果。

该指南以20年前制定的共识声明为依据,将指导医护人员以最佳方式治疗各种甲状腺疾病,确保患者得到最佳护理,包括甲状腺激素过多或过少的常见情况、甲状腺结节、特定领域如儿童与妊娠期甲状腺疾病和相关眼病的管理。

由MEMS资助的MyEndo甲状腺疾病患病率研究,对我国甲状腺健康领域作出了贡献。随着研究结果的出炉,我们对甲状腺疾病的负担与流行病学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该研究表明,大马共有5.5%的人口患有甲亢或甲减,意即每20名大马成人便有1人受影响。然而,由于患病率数据的缺乏,对于甲状腺疾病在大马的呈上升或下降的趋势,我们并不晓得,这也是我们未来需要关注的。另外,我们是否会像糖尿病一样,建立甲状腺疾病的数据库也很重要,因为这将有助于追踪患者的护理质量。”

-
拿督再娜丽亚医生(Zanariah Hussein)
马来西亚内分泌与代谢学会(MEMS)主席



MyEndo:甲病Vs国家负担

“MyEndo甲状腺研究是一项全国性的横断面(cross-sectional)研究,涉及2190名来自大马半岛的成人,旨在调查甲状腺疾病对国家的负担。

该研究为期2年(2014至2016),主要在5个区域进行,分别是霹雳美罗(北马)、彭亨关丹(东海岸)、瓜拉雪兰莪和丹绒加弄(西海岸)、梳邦再也(中马)和柔佛新山(南马)。63%的研究参与者为女性,男性为37%,平均年龄为52岁。当中的种族比例也很好地反映了大马的各族比例,包括了69%的巫裔、24%的华裔和6%的印裔。

研究显示,我国人口的明显(overt)甲减和甲亢的患病率分别为0.5%和0.6%,女性多于男性,而亚临床(subclinical)甲减和甲亢的患病率分别为1.6%和2.8%。除了明显甲亢之外,过半的甲状腺功能异常是在研究期间新确诊的。

乡村内陆多甲状腺肿 与碘缺乏有关

9.3%的大马人患有甲状腺肿,女性、年轻族群和印裔的患病率较高。甲状腺肿在乡村地区和内陆地区中有较高的患病率,可能表明了碘(iodine)的缺乏,而沿海地区则可能是由于自身免疫引起。近60%的2级甲状腺肿大为新确诊。

甲状腺过氧化酶抗体(thyroidperoxidase antibodies, anti-TPO)和甲状腺球蛋白抗体(anti-thyroglobulin,anti-TG)在大马人口中的盛行率分别为12.2%与12.1%。相较男性和其他族裔,甲状腺抗体呈阳性的女性与印裔更多。城市地区和沿海地区的盛行率更高可能反映了碘的缺乏问题。

总的来说,女性是所有甲状腺疾病的高发生率族群,而印裔患有甲状腺肿和anti-TPO呈阳性的风险更高。生活在乡下地区者有患上甲状腺肿的风险,而城市地区居民则有阳性anti-TPO的倾向。”

-
莫哈末阿里夫医生(Mohammad Arif Shahar)
内分泌内科顾问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杨倩妮.2021.01.21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