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重複怪动作 不做心会痛 治疗强迫症 药物心理双管齐下

医句话:

每个人的身体状况及病情不尽相同,因此并没有“最完美”的强迫症配方,医生与患者之间的有效沟通,有助于找出合适的配方,其中药物并合心理治疗有助于产生更好的治疗效果。即便不能完全治愈强迫症,至少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减轻患者的症状及帮助患者恢复工作与生活,重拾个人的生命价值。

真实病例:

“我今年35岁,在我22岁时就发现精神出现状况,于是就前往咨询精神科医生寻求治疗,这些年来分别曾到访私人医院和政府医院,也曾服药及打针,甚至在医院也曾用过一种‘电波激荡脑部’的治疗方法,但都没有看到效果,目前我是在私人医院接受治疗,也在服药中。

我的症状如下,我没有听到任何的异声或虚拟的说话声指示我去做任何事,但却有一种无形的精神压力强迫我去做一些古怪的动作,比如在家里会无端端要合掌拜神台上的祖先和神像,要求他们‘原谅’我。

因为我一直都有种‘对神不敬’的精神困扰,当我一看到神像,就禁不住会想到一些‘黄色难堪’的幻想,虽然我从来没做过对神明不敬的事,但这种幻觉却一直在脑中纠结,周而复始一直觉得对祂们不敬,有时还会在神台前跪下求饶及忏悔,不然就会觉得自已罪孽深重,内心非常煎熬,即使拜过后进到睡房,还会跑出来重复以上动作。

我要强调的是,这样的怪动作还要做4次才甘愿,否则我会觉得心脏绞痛,说不出话,有哑巴的感觉,做了之后才慢慢缓和下来。

再不然就是要在门角边碎碎念,或对着壁钟挥手‘嘘嘘嘘’几声,有时症状发作还会到其他房间门外跪拜才甘愿。

最令人尴尬的是,这种强迫症一发作,去到哪里都会强迫自已下跪,有时在茶室,有时在路上,公众场所都会不受控制的这样做,为了掩饰尴尬,我常假装绑鞋带,或蹲下在脚部搔痒,我因此害怕出街,苦不堪言。

我做过很多行业,包括厨师、驾罗里、侍应生、业余记者等,目前已无法工作,对前途感到迷茫及人生灰暗。

一些医生说,吸烟会减低药力,是真的吗?而我就是一名烟民。

我服药至今多年依然不见有痊愈的成效,与吸烟有关吗?我目前服食的药物有舍曲林(sertraline)、丙戊酸钠(sodium valproate)、奥氮平(olanzapine)以及苯海索(trihexyphenidyl),如果医生有更适当的药物,或有何建议,亦希望可让我知道。

我已被此症折磨到痛不欲生,服药又不见效,由失望转为绝望,企图自杀过,现在请求医生给我指点迷津,我要怎么做,要服什么药才能治愈,或至少减轻痛苦,谢谢医生。”

不由自主陷入强迫性行为

“强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OCD)包含强迫性思维、想法(obsessions)及强迫性的行为或动作(compulsions),顾名思义,强迫症的患者会不由自主的陷入一种一直无法停止的强迫性行为及动作(如过分及病态性检查门锁)。

这种重复性的想法或动作不但没有多大的实际意义,甚至可能会令人陷入难堪的情况,比如骤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跪倒在地,或者是觉得自己对某些神明不敬,必须立即下跪忏悔等,其中重复性洗手是较为人熟知的典型动作之一。

尽管大多数的患者都是清醒的,意即他们都知道这种重复性的想法或动作是属于病态及不需要的,但问题是他们一直都无法摆脱其‘纠缠’,在不断的尝试、不断的失败,再加上旁人所不能了解的眼光及批判,因此不难理解患者因此而产生的沮丧及失望,甚至可能会因此产生自寻短见的念头。

一般较常见的强迫症的内容包括反复怀疑东西有没有做好,门窗是否关紧,有没有‘不小心’碰到汙渍,走路会不会不小心碰撞到他人而自己不知道,此外也有些较少见的强迫性想法,如一直怀疑眼球会不会掉下来,鼻孔为什么是朝上而不是朝下,太阳为什么是从东边升起等,这些病例的诊断通常不会太困难。

自知不正常却不能自拔

尽管某些行径确实挺怪异,如古怪的动作、难堪的幻想及幻觉,有时可能会被误解为‘思觉失调’,即一般俗称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很清楚地知道这种重复性症状是不正常,但却不能自拔,并保留自知和清醒的能力,此时医生的诊断应以强迫症为主。

而当患者对于本身的情况有所知觉,对于改善病情有极大帮助,通常成年患者会较易察觉本身的行为不合理。

对于强迫症的起因至今尚未知晓,但从过去的病例中可发现,强迫症有遗传几率存在,不排除与基因有关,此外同卵双胞胎与非同卵双胞胎相比,前者更容易有强迫症,亦说明了强迫症或与遗传有关。

此外,也有学说指出,强迫症的形成因素也包括儿童时期曾受虐待或不愉快经历,或者某些特定事件造成的压力等,而曾染病或药物亦可能是因素之一,强迫症的形成仍有待深入研究。

药物治疗两大考量

针对强迫症的治疗方法可分为两类,即药物治疗及心理治疗,而药物治疗则多数以血清素(serotonin)药物为主,而且用药分量要比用于治疗其他疾病(如焦虑症)来得更高才能见效。

其中舍曲林(sertraline)是属于常见的血清素药物之一,至于氯米帕明(clomipramine)则是较强的血清素药物,但尚可辅以其他类别的药物,如抗思觉失调药物(antipsychotic)如奥氮平(olanzapine)、镇定剂、情绪稳定剂(mood stabilizer)如丙戊酸钠(sodium valproate)。

一般而言,药物的选择都需考量两大因素:

1)患者的因素(如个人偏好、身体健康状况和病症的特点)。
2)药物的因素(如副作用、个人对特定药物的反应、与其他药物产生的副作用、价格等)。

每个人的身体状况及病情不尽相同,因此并没有‘最完美’的配方,患者与医生有效地沟通以找出一个最适合的配方是十分重要的,须知每种药物都有其疗效及副作用,因此用药的多寡,分量、种类及数目等都应该衡量其利与弊。

-
杨申兴医生(Yeoh Seen Heng)
精神专科顾问



“故意”让患者面对刺激源

除了药物治疗之外,心理治疗对于强迫症的治疗也是十分管用的,较常用的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包括接触与反应预防(Exposure Responsive Prevention,ERP)或系统性脱敏疗法(graded exposure and desensitization)。

接触与反应预防(ERP)主要是让患者‘故意’地面对或接触那些会对他们引起极度恐慌的物体或想法及情境,但却不允许患者使用他们惯用的行为来缓解其不安。

打个比方,若患者在强迫症出现时就会觉得自己对神明不敬,心理治疗师会设法让他想象或陷入他所害怕的情境(接触),即陷入对神明不敬的想法时,通过如放松疗法来取代他原本将进行下跪忏悔的‘惯性动作’(反应预防)。

通过大量长期的练习将可帮助患者打断两者的关联(即感觉对神明不敬或但不一定须马上下跪忏悔),经过反复练习,患者对‘强迫性’压力的应对价值将被提高,从而慢慢重新适应新的生活模式。

除此之外,心理治疗对于患者所承受的忧郁状况也有很大的帮助。

尼古丁影响药物代谢

一根香烟的危害有多严重已毋庸置疑,由于强迫症而造成的精神压力,导致患者渴望通过抽烟来‘纾解压力’,却往往适得其反,造成病情恶化。

通常有心理疾病的群体,抽烟的几率会较高,而且要戒烟的难度也相对比较大。香烟中的化学物质,如尼古丁在进入身体后会改变肝脏的酶代谢系统进而影响药物代谢的过程,导致药物的浓度改变,因此影响治疗效果或放大其副作用。

毫无疑问,患者必须立即停止吸烟,不管是为了避免影响药物发挥的药效,抑或是为了个人健康,戒烟都是最佳的决定,然而,同时也要留意的是在停止吸烟的初期,酶系统会重新调整而再次影响药物的浓度,因此患者必须与医生洽谈,可能需再度调整药物的分量。

总结而言,在药物治疗配合心理治疗相信会产生更好的治疗效果,医生与患者之间的有效沟通对于治疗也是不可缺少的,相信通过有效的治疗,即便不能完全治愈强迫症,至少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减轻患者的症状及帮助患者恢复工作与生活,对患者的忠告是,黑夜过后总会有黎明,希望总在人间。”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何建兴.2020.07.02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