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肾病患染疫风险高5倍 肾友列COVID-19疫苗优先接种对象

医句话:

研究显示,长期接受洗肾的病患感染COVID-19的风险比普通人群高5倍,而死亡率更高近4倍。目前大马有约5万名ESRD患者每周需要到洗肾中心3次,与其他患者、医疗人员长时间共处在封闭空间。将他们列为COVID-19疫苗的优先接种对象,有助于减轻医疗系统和经济负担。

“慢性肾病(Chronic Kidney Disease,CKD)是由各种原因引起的肾功能受损超过3个月。CKD与急性肾损伤(Acute Kidney Injury, AKI)不同,若AKI不能及时医治,肾功能会永久性受损进展成CKD。CKD是无法逆转的进展性疾病,肾功能会随着时间慢慢地下降,共分为5期,分期主要依据肾丝球滤过率(Glomerular Filtration Rate,GFR)。当肾功能降至非常低(<15毫升/分钟)就属于第五期,也称为末期肾病(End Stage Renal Disease,ESRD),需要接受肾移植或透析治疗(俗称洗肾)。

我特别想指出一点:肾脏的功能不仅仅是排泄水或毒素而已,也具重要的内分泌功能,包括分泌红血球生成素(erythropoietin)、活化维生素D,以及释放肾素(renin)以调节血压等。因此,当一个人患有CKD,这些功能都会受影响,他们可能有红血球数量减少(贫血)、一些荷尔蒙失调、骨质疏松和骨折风险增加。此外,CKD也会导致血管变厚,引发心血管疾病风险。

疫情期间虽然要专注抗疫,但是我们也没有忽略CKD和ESRD患者,诊所和洗肾中心一直在运作,因为他们仍然有各种CKD并发症的风险。与此同时,不同国家的经验都表明这些患者都属于COVID-19的高风险人群。2021年2月发表一项加拿大安大略省的研究显示,长期接受洗肾的ESRD患者感染COVID-19的风险比普通人群高5倍,而死亡率更高近4倍。

目前大马有约5万名ESRD患者,大部分都接受血液透析以维持生命。他们每周3次需要到洗肾中心,与其他患者、医护人员长时间共处在一个封闭空间。正因如此,我们也呼吁政府将这些患者和工作人员列为优先接种对象。好消息是,卫生部已宣布包括肾病在内的非传染性疾病患者,将在第二阶段开始接种疫苗。

4疫苗皆宜 mRNA或更适用

此外,为CKD和ESRD患者接种疫苗也是减轻医疗系统和经济负担的措施之一。疫情期间,政府医院的洗肾中心接收了许多感染COVID-19的ESRD患者,他们原是在私人或非政府组织(NGO)的洗肾中心接受洗肾。疫苗接种能够减少政府洗肾中心人满为患的现象,帮助私人和非政府组织的洗肾中心恢复正常运作。

不得不提的是,政府每年为ESRD患者承担的洗肾费用是一笔沉重的负担。根据国大医药中心的研究,2010年ESRD占大马公共卫生总支出的2.95%,而到了2016年则增至4.2%,意即从5.72亿令吉增至11.2亿令吉。在ESRD支出中,仅有6%是用于肾脏移植,其他94%都用于洗肾。这是一笔庞大的数字,然而进行洗肾的患者仅0.36%。与其他疾病相比,ESRD在公共卫生总支出是不成比例的。

目前大马肾脏科学会、大马器官移植学会与国家肾脏基金会(NKF)一起合作制定的CKD患者疫苗接种指南已在最后阶段,待一些细节与卫生部核对就可发布。基本上,目前4种类型的COVID-19疫苗都适用于CKD患者,特别是不含弱化或灭活病毒的mRNA疫苗。至于接受肾移植的患者,由于需要长期服用抗排斥药物,则有需要留意的地方。

腹膜透析更符合人体需求

ESRD患者需要接受肾脏替代疗法,意即肾移植或洗肾。当我们谈及洗肾,其实不仅有血液透析而已,患者还有腹膜透析的选择。

我国大部分的ESRD患者都接受血液透析,仅约15%是采用居家操作的腹膜透析。根据2019年国大医药中心比较卫生部血液透析中心与连续性可携带腹膜透析(CAPD)的研究,前者的质量调整生命年所需成本(cost per QALY)为4万6595令吉,而后者则是4万1527令吉,更具成本效益(cost-effectiveness)。

此外,血液透析患者每周需前往洗肾中心3次,每次耗时约4小时,但是别忘了肾脏是每天都在运作的,因此腹膜透析是更符合人体生理需求的。特别是在这期间,可居家进行且耗时更短(20至30分钟)的腹膜透析也能减少患者外出的感染风险。

虽然使用腹膜透析的人数在过去6年中有上升趋势,但是我们尚有很大的努力空间,希望能让更多患者了解腹膜透析的益处,让大众明白洗肾不等于血液透析而已。

-
阿都哈林教授(Abdul Halim Gafor)
马来西亚肾脏科学会(Malaysian Society of Nephrology)主席
国大医药中心(UKMMC)肾脏内科高级顾问

CKD后期:毒素堆积 水分滞留

2018年大马CKD患病率为15.48%,与2011年的9.07%相比增加了许多,而这与我国糖尿病患病率节节上升也有关系。在许多国家,糖尿病是造成CKD最常见的原因。当然,其他原因如高血压、肾丝球肾炎(glomerulonephritis)以及肾毒性药物造成的肾病变(不当使用某些止痛药、抗生素等)亦可导致肾衰竭等。

CKD在早期通常是无症状的,以至于确诊时往往已是晚期。即便是第三或四期的患者,他们也可能没有异样,虽然肾功能减退但身体已经适应了。除非进行血液或尿液检验,检查肾功能或查看尿液有无泡泡或蛋白。大多数时候,泡泡尿是CKD开始表现的第一征兆。

CKD到了后期可能出现的症状有两种。第一种与体内毒素堆积有关(尿毒症),患者会食欲不振、恶心、呕吐、皮肤瘙痒、疲惫或不适。第二种与水分排出减少有关,当多余水分滞留在腿,就会导致腿部水肿;若是到了肺部则会引起呼吸困难。

因此,对于患有糖尿病、高血压、过重或肥胖等高风险人群而言,早期筛查CKD至关重要。若能及早发现,那么就能透过更早的干预,降低肾衰竭与并发症的风险、延迟洗肾的时间和改善生活品质。”

肾友疫苗接种2问:忧抗体产生不足 胜于感染病毒

问1:CKD及洗肾患者免疫力低下,接种疫苗会有危险吗?
答:不,如果一个人免疫力较低,我们担心的不是他们会由于接种疫苗而感染病毒,因为所有的疫苗都不含活的病毒。我们所担心的反而是因为免疫力较低,接种疫苗后无法产生足够的抗体,保护效果比一般人低。正是因为CKD及洗肾患者感染COVID-19的风险比常人更高,我们才更鼓励接种疫苗,以预防感染和严重并发症。

问2:肾移植是根治ESRD的方法吗?
答:肾移植是ESRD最佳的治疗选择,但这并不算根治,因为他们仍需要长期服药,以抑制免疫作用和预防排斥。不过,他们的生活将与未患病的时候一样,可正常工作且无需洗肾。无论是从费用、存活率或生活素质方面而言,肾移植都是更好的治疗选择。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杨倩妮.2021.03.18
Facebook Twitter Email+ Google+ Whatsapp Wechat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