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50%CKD患者併发忧郁症 无需隐藏情绪 说出来治疗路更坚定无碍

医句话:

CKD患者出现焦虑或忧郁等负面情绪是很常见的,属于人之常情,并非是谁的过错,最重要的是开口寻求帮助。在治疗和管理上,医生不能忽略他们的心理层面问题,若患者不打开心门,那么就算将治疗的好处说得再好,他们也没有心情去听懂。

“慢性肾脏病(Chronic Kidney Disease,CKD)是进展性、无药物可逆转的疾病,根据肾丝球滤过率(eGFR),依照肾脏功能强弱分成5期。研究显示,当CKD患者的病情愈严重,精神负担严重。由于需要接受透析治疗(洗肾),患有第IV及V期的CKD患者所受到的精神压力是比I至III期更大的。

其实不仅是CKD,其他疾病也一样。当一个人被告知患有严重性且无法复原的疾病,可能会出现不接受现实、焦虑、忧郁等反应,少数更会感到愤怒,这些都并不罕见。重要的是,大家要明白这些心理反应都是正常的,属于人之常情,可以去了解、面对和克服,就不会被心理受到的冲击带着走,譬如因愤怒而做出拒绝治疗的决定,或是因忧郁而放弃或影响治疗。

或许‘无法逆转’一词让CKD患者感觉像被判了死刑,其实不然,确诊之后的路依旧是能走下去的,虽不是一条平坦大道,但是医生都会带着患者一起跨过各种障碍。许多患者无法接受现实,无论如何都希望将肾功能复原,于是去尝试各种号称‘可治愈’却未经医学证实的疗法,不仅耗费金钱还损害身体,导致病情恶化。因此,了解CKD病情的演进和治疗方法是有必要的,更能够解决患者由于未知或不确定性的所造成的情绪。

在告知未来将面对的挑战后,医生需要聆听患者心声,了解他们最为担心的事情,再从中下手。若未缓解这些不良情绪,无论医生多费口舌,将治疗方法解释得多深入,患者也无心和无法吸收资讯。心理上的转变对于治疗的积极度影响很大,除了要让患者知晓治疗的重要性且并非想象中恐怖,医生也需了解患者的背景,包括宗教信仰、家中身分或经济状况等。

不断换医生弄巧反拙

造成每名患者心理反应的原因都不同,譬如商人会担心无法继续经营生意、家庭主妇会担心再也无法照顾孩子。我会针对性地分析,告诉他们即便接受治疗,依旧能做生意养家,依旧可以当一名好妈妈,只是需要一起合作。即便CKD进展至后期无法避免洗肾,这些家庭、社会和工作上的责任仍可继续,只是要付出得比别人多一些而已。帮助患者看透往后的道路,看见各种障碍之后仍存有希望,他们才能够解决心理困扰,积极配合治疗。

若不理会种种不良情绪,患者百分之百会逃避,常常出现到处求医(doctor shopping)现象,见了一名又一名的医生,拖到身体再也无法承受,急急忙忙送入急诊室洗肾。

因此,在CKD的治疗和管理上,肾脏科医生不仅仅是提供医学上的帮助而已,还要关心患者的心理状况,非一昧地谈论技术性的词汇,毕竟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能单凭一方的努力。

当一些患者有比较严重的心理困扰,譬如忧郁症,我们亦能转诊给精神科医生帮忙。研究显示,有超过50%的CKD患者有忧郁症,特别是末期患者,而他们的存活率更低。

这并非是指忧郁症直接影响存活率,而是有所关联。其实也不难明白,当患者病情较严重,存活率相对就低一些,忧郁症的几率也较高。其实医生们都是真心想给予帮助的,患者不需要藏匿这些情绪、暗地里受苦。有时候一些负面情绪也能通过药物短期控制,而当你正陷入谷中时,很多事情是想不通的,因此不要放弃,放心地向他人倾诉,一起努力从暴风雨中走出来吧!

心理冲击不处理易被误导

CKD前期另一大问题是无症状,以至于很多人置之不理,到了身体不对劲时才开始紧张地找‘神奇疗法’。当病况愈严重时,生理上的症状也浮出水面,患者会感到压力、疲惫或脚肿等,再加上做事情可能有心无力,心理上的变化就会比较明显。

CKD患者在第I至第IV期时,医生会尽力帮忙以延缓洗肾,而心理出现较大障碍的往往是第V期的患者,因为以目前的医学技术是无法扭转局面,只能洗肾或移植,因此医生需要下较大的功夫在他们身上。尤其当生理状况开始改变,心理所受到冲击会更明显,若不好好处理,患者就会被误导,走向不正确的治疗之路。

导致患者情绪爆发的原因很多,譬如生理改变、经济压力或生活习惯的改变等。尤其不要小看生活习惯,不能再吃喜欢的食物或不能再继续做喜欢的事情,都会影响治疗效果。我经常劝勉患者不要过于执着,没了一个嗜好可以再找新的,也许因为洗肾再也无法出国旅游了,那或许可以换一个目标,譬如尝试钓鱼也是不错的。

选择权在于自己

有时候我们也得从其他方面开导,譬如告诉年长患者不要因为不能与老友喝茶而沮丧,积极治疗,能够看着家中孙儿长大也是一件美事。无可否认,CKD会对生活造成许多限制,而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若一直抓住不放是没有办法的。路是有的,只是选择权在于你。

我曾遇见一名年轻人,确诊末期CKD时正就读法律系最后一年,在那之前毫无病痛,冲击之大可想而知。那时候的他沮丧、愤怒和逃避,对父母的态度也不好,我们都看在眼里。了解他的压力来源后,我们告知无需放弃事业,先暂缓6个月调理身体后仍可继续。如今,需要定期洗肾的他已开了一间律师楼,大家倍感惊讶。因此,确诊CKD并非末路,虽说付出和牺牲的要比一般人多,但只要坚持走下去,生活定会出现新的面貌。

先管好血糖血压

CKD的治疗需要根据病因对症下药。目前全球和大马主要是由于长期高血糖或高血液所造成的肾损伤。因此,患者需要将血糖和血压控制好。然而,我们最大的困扰是许多患者不想谈论‘其他’事情,只希望医生处方治疗肾脏的药物而已。

虽然无法百分之百恢复,但是及早发现CKD能够保留仅存的肾功能,以延缓洗肾阶段。首先是避免服用伤肾药物,譬如止痛药、来历不明药物和过量的保健品等,这些都会对肾脏造成负担。另外,许多人误解高血糖和高血压药物会伤肾,其实是不正确的。

第III期低蛋白 加酮酸治疗

当肾功能下降,进入第III期以后,患者需要减少饮食中的蛋白质摄取,遵循低蛋白饮食方式。这是因为蛋白质会消化变成尿素,会增加肾脏负担。同时,患者可搭配酮酸(keto acid)治疗。

酮酸能够将尿素转化成所需的氨基酸(essential amino acids),通过减少血液中尿素,肾脏的负担得以减轻。以大马成人体重而言,患者每日需要服用6至12颗(每5公斤1颗)。酮酸治疗与低蛋白饮食能够提供协同作用。

低蛋白饮食是需要与饮食治疗师配合的,单纯不吃肉是不行的,反而会造成其他健康问题,譬如严重缺乏营养等。因此,与合格的饮食治疗师合作很重要,他们会计算患者所需的热量与蛋白质,从其他方面增加和补充所需的营养与蛋白质,因人而异去调整。”

-
龚智超医生(Keng Tee Chau)
肾脏内科顾问



慢性肾病3问:把家人囊括其中 有利治疗计划

问1:医患沟通上有何技巧?
答:现今的治疗方式强调病人自主权(patient empowerment),医生负责指导和建议,给患者自主权利。这样一来,患者较不会如此无助,因为身体是自己处理,而非交给陌生人。举例而言,我会告诉患者病情到了此阶段,明白他不想太早洗肾,那么就会设立目标,建议(而非强迫)他先控制好血压,1个月后复诊再看如何。

问2:家人在CKD管理所扮演着什么角色?
答:其实家人的出现是有必要的,他们所参与和照顾的患者状况会更好,特别是长者。另外,家人也能与医生站在同一阵线,帮忙开导患者以克服心理情绪。若没有将家人囊括在治疗计划里,他们可能会因为过于心切而被网络讯息误导,反而对患者的病情无益。

问3:疫情期间,CKD患者面临着怎么样的精神状况?
答:CKD患者若感染COVID-19的死亡率高许多,然而末期患者依旧得前来洗肾,因此会有害怕感染的压力。其实政府已将CKD患者列为疫苗优先接种对象了,可惜的是许多患者不愿接种。其实接种疫苗最常见的副作用是敏感和发烧等,严重不良事件的风险非常低,反而一旦确诊COVID-19,CKD患者将承受高死亡率的风险;但若是接种疫苗,副作用的风险却非常低。

**温馨提醒:文章与广告内提及产品、服务及个案仅供参考,不能作为看诊依据,须以医生的意见为主。

 

文章来源:
医识力.笔录:杨倩妮.2021.06.30

评论

The subscriber's email address.